金沙国际-金沙国际官方网站

重阳必阴,黄帝内经

【重阳必阴】

图片 1

第三段:阴阳理论与疾病的联系

人体的阳气如外环境的太阳,太阳给我们的“阳气”不足,我们的内环境就会“寒冷”。明代医家张介宾更有甚言:“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

疾病的性质原属阳气偏胜,但当阳气亢盛到一定限度时,会出现阴的现象或向看阴的方向转化。如:病理变化中的“热极生寒”就是阳热盛的病在一定条件下出现寒性症状。夏日中暑为重阳,但由于暑热不但伤津液,还会使阳气耗散,正气不足而出现虚脱。这些病理上的转变也都是有条件的,不应理解为必然如此。

 “原文”

原文:“阴盛则阳病,阳盛则阴病,阳盛则热,阴盛则寒,重寒则热,重热则寒,寒伤形,热伤气,气伤痛,形散肿,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盛则濡泻,无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息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故重阴必阳,重阳必阴,故曰:冬伤于寒,春必温病,春伤于风,夏生飧泻,夏伤于署,秋必痎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阳虚的痛苦

  黄帝问曰:余闻揆度奇恒所指不同,用之奈何?

阳过可导致阴不足,阴损伤,正常时阴阳相协调,为用的,阳过盛,阴受伤,阴过盛,阳受伤,对人也是这样。阴虚阳盛,阳亢阴虚,阴盛阳寒。阳主热,阴主寒,所以阳盛则热,阴盛则寒,重迭,物极必反,热而又热,寒而又寒,反向转化,但是有条件的。用药也是这样。总之是阴阳相互制约、消长、转化。

(1)畏寒怕冷。

  岐伯对曰:揆度者,度病之浅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请言道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著之玉版,命曰合玉机。容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其色见浅者,汤液主治,十日已。其见深者,心齐主治,二十一日已。其见太深者,醪酒主治,百日已。色天画脱不治,百日尽已。脉短气绝死。病温虚甚死。色见上下左右,各在其要。上为逆,下为从。女子右为逆,左为从。男子左为逆,右为从。易,重阳死,重阴死。阴阳复他,治在权衡相夺,奇恒事也,揆度事也。搏脉痹躄,寒热之交。脉孤为消气,虚泄为夺血。孤为逆,虚为从。行奇恒之法,以太阴始。行所不胜曰逆,逆则死;行所胜日从,从则活。八风四时之胜,终而复始,逆行一过,不复可数,论要毕矣。

阳主热,阴主寒,所以,阴盛则寒,阴阳相互制约,所以阴胜阳病,阳胜阴病,此消彼长,在一定条件下转化,物极必反,所以,重寒则热,重热则寒。寒为阴邪,能伤人之形体,损伤津液一类,和热伤气相对应,热为阳邪,伤人阳气,这就是同气相求,气受伤,不通畅了,阻滞了,或虚了,都可痛,不通不足皆痛,虚痛、空痛。津液受伤了,不能正常代谢,水液不能正常化了,被寒邪所伤,就可浮肿。邪气伤正气,寒邪伤人体之阳,也伤人体之阴,所以才有寒伤形之说,热为阳邪,也伤人体之阳,所以才有热伤气之说,如暑邪伤气,清署益气汤,要清其署,必益气,因为署为阳热之邪,不但伤人之阴,也伤人体之气。有一种错误认识,燥伤津液,燥为阳邪,实为阴邪。伤阳的是阴邪,伤阴的是阳邪,这不对,这不是同气相求。伤寒中讲,风伤卫、寒伤营,风寒两伤大青龙,风是阳邪,寒是阴邪,卫是阳,营是阴,风伤卫就是阳伤阳,寒伤营是阴伤阴,但不对。先痛而后肿,是先伤了气,后伤了形,但没有先受热,后受寒的意思。同样,先出现肿,后出现疼痛,这是形先受伤,气后受伤。五气致病特点,外邪有五气,体内也可化生五气,脾虚导致湿,肾阳虚导致内寒,风署湿燥寒,这五气是外邪,外邪五气和内生五气致病都有如下特点:风邪胜的就产生动的症状,动摇,肢体的抽搐,自我感觉的动,头晕目眩,动摇不定的症状就是风引起的特点。热邪致病特点,热胜则肿,红肿热痛,热邪侵入血脉,导致血脉运行逆乱,产生痈肿。营气不从,逆于肉里,乃生痈肿,热邪和血脉运行急速到一定程度就逆乱,聚而为热,出现红肿热痛。治疗痈肿、疮,清热解毒,但不完善,营不从,所以还要活血,理气,否则,淤滞没解,营之血之气。光清热解毒,病好留疤痕,可还再犯。(蒲公英、板蓝根、银花、连翘、紫花地丁当青霉素使用)。燥邪致病特点是干燥,伤津液,津液不足产生了热象,而叫阳邪,实际在产生热象前,有一段干燥,伤津液,津液不足才产生热,是转化为热,不是燥本身就热。当然燥邪伤阴很快,出现热象也很快,不想寒邪来的慢。寒胜伤人阳气,气化不能正常,阳气不能蒸化水液,水液停留,出现浮肿。湿邪引起人粘浊不爽的濡泻,湿邪伤了脾胃、肠胃。这是几种邪气致病的最典型特点,不是全部,不仅仅如此。自然界有四时,春夏秋冬,有五行阴阳变化,才能生长收藏,而生五气,寒暑燥湿风,和五行相应,风是木之气,湿是土之气,燥是金之气,署是火之气,寒是水之气。联系到人,人有五脏,天有五行,五脏化生五气,有了五脏之气才产生喜怒悲忧恐神志的改变。情绪变化是五脏之气产生的,悲应为思,喜是心之志,怒是肝之志,思是脾之志,忧是肺之志,恐是肾之志。喜怒伤气,情志致病伤气,喜怒代表七情,伤人气机,伤人五脏,这是情志致病的特点。寒暑泛指外淫,六淫之邪伤人先伤形体,从皮毛、后络脉、经脉、脏腑。在情志致病中,暴怒伤肝,伤血,肝为阴脏,阴中之少阳,大怒可吐血,崩漏出血。喜太过,伤人之心,伤人之神,使心神涣散。厥~逆,逆乱之气,使脉搏充满,神气离开形体,神离形骸,昏厥、死亡。喜怒不节,七情不能注意调节,寒暑六淫之邪不能注意回避,过度冒犯,都可使人得病,生命就不巩固了。生,生气,生命之气,不坚固,身体就要衰败,所以七情要调节,外界六气要注意回避,人才健康,否则受危害。所以什么事过度都不对,阴气重叠过胜转为阳,重阳也可转化为阴。冬属阴,寒属阴,这叫重阴,春必温病。温病就是阳病,阳热之病。春天感受风邪,春天、风邪皆阳,重阳,到夏天产生完谷不化的泄泻的阴病,就是脾阳虚寒的病。截疟是阴病,各种疟疾,夏伤于署,秋生痎疟,秋是阴,湿是阴邪,秋伤湿邪,是阴伤阴的问题,生咳嗽是阳证,肺之病,肺卫阳。冬天养生不当,就冬不能藏精,受寒邪不能正常藏精,到春天时自然界阳气生发,人体阳气也升发,到夏季阳气当旺而不能旺,阳气不足,产生阳虚的洞泻。夏天伤暑,使阳热之气没正常生长好,秋天,秋凉之气外束,署湿内郁,就出现寒热往来的疟疾。它又是温病学派伏邪说的重要理论根据。对于一发病就到阴分,是因为伏邪,冬伤于寒,春必温病。但这里就是讲重阴必阳,重阳必阴,秋伤于湿,冬必咳嗽。

这是阳虚最主要的症状,部分中医认为冷不过肘,为气虚,过之则为阳虚。阳虚怕冷,上过肘,下过膝,背、腹部犹甚

  黄帝问:听说揆度、奇恒的诊法包括内容很多,而所指又各不相同,究竟怎样运用呢?

理论阐释:1、阴盛则阳病,阳盛则阴病,重阴必阳,重阳必阴,可从三方面来理解:①药食气味的过用,就可产生相反的问题。热性药太过伤人阴,寒凉药太过耗伤人体阳气。②从病机角度看,阴阳偏盛就有偏衰,阴阳可转化。大热突然转化为衰竭凉。③从哲学角度,阴阳对立消长,相互对立。阴阳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才能相对立面转化。2、五气的偏性致病问题。自然界致病的五气或六气,六淫之气,外淫之气,也包含内生之气,内火、内热、内湿、内风。

(2)疲累、心神萎靡。

  岐伯答:一般来讲,揆度用来估量测度疾病的轻重、深浅,奇恒则用来辨别那些异乎寻常的疾病。我讲解一下诊治疾病中最重要的道理吧:观察在色、切按脉搏用来测度疾病的深浅、辨识异乎寻常的疾病,关键就在于神。人体中的阴阳气血,随着四时的变化而有次序的更迭、运行,而不停滞,反映到面色与脉象上,就是有神;如果附阳气血不能正常运行而停滞或逆转,反映到面色和尽像上便无神;无神必将失去生命。这个道理是极其重要的,虽然只是应用在望色和切脉上,但是其中所包含的意义是很微妙而且深远的。所以应该把它镌刘在玉版上,以便(工机真脏论)相互参考应用。颜面上的色泽变化表现,或在上部,或在下部,戊在左边,戊在右边,都应该详细审察这些部位所属的内脏,同时,还要观察颜色的深浅。若颜色浅的,部分病情尚轻,可以用“汤液”来调理,约十天就会痊愈;颜色深的,反映病势较重,就需要服药剂来治疗,约二十一天就能恢复健康;如果颜色过深而晦暗的,说明病势已很严重,必须用药酒来治疗,大约一百天才能治好。假如患者面色枯槁无华,面庞消瘦,就是不治之症,拖延到一百天,气血枯竭,人就要死亡。此外,临证时见到脉象短促无力,是阳气虚脱的现象,也是死症。如果温病患者阴精枯竭,同样是死症。分析出现在面部的上下左右不同部位的有病的颜主是属于“顺”还是属于“逆”,有一定的要领:如果病色向上延伸,反映疾病逐渐发展,日趋严重,属于“逆”;若是病色下移而且渐渐撤散变成浅色的,说明病情日渐减轻,属于“颊。”若以男女来分辨道顺,那么女子属阴,右侧也属阴,因此女子的病色出现在右侧,是“重阴”无阳,为逆,出现在左侧的为顺。相反,男子属阳,左侧也属于阳,因此男子的病色出现在左侧,反映“重阳”无阴,为逆,出现在右侧的为顺。如果病色由顺变为逆,那么对男子来说,也属于“重阳”,对女子来说,也属于“重阴”,无论重阳、重阴,都是死亡的症象。总之,阴阳出现反常,人就要生病,应该赶快权衡病势的轻重,辨别诊候的虚实,采取适当的治疗措施,使阴阳恢复和平。这就需要使用洪度奇恒的诊病方法了。脉象强劲有力搏击手指,反映邪气过盛而正气不足,这种脉象说明有寒热等邪气使犯人体;使人发生了肢体疼痛沉重的痹症,或者发生了下肢痿软不能行走的“病壁”病。如果见到洪大已极的脉象,叫做“孤阳”脉,反映阳气太盛而阴精必然受到损耗;如果脉象微弱已极,叫做“孤阴”脉,反映阴气太盛而阳气必然受到消弱。所以说孤阳脉与孤阴脉的出现,是阴精与阳气受到严重消耗的表现。若脉象虚弱,又兼有大便泄泻,津液必然受伤,由于津液与血液属于同类。所以也可以说血液受到损伤。上面所说的“孤阴”脉与“孤阳”脉,属于死亡的症象,称为“逆”;而单纯脉象虚弱不足,仅是正气虚弱,尚可用补法来治愈,所以称为“从。”在切脉时运用扶度奇恒的方法,应当先从手太阴寸口脉来诊察。如果所见到的脉象,用四时、行来分析,是属于“所不胜”的,也就是受制约的,就称为“逆”,是死亡的症象。例如在春季见到毛脉,夏季见到沉脉等。春季属木,毛脉属于秋季的脉象,而秋季属金。在五行关系中,金能克木,所以说是“所不胜”;同样,夏季属于人,沉脉是冬季的脉象,而冬季属水,在五行关系中,水能克人,所以说沉脉是夏季“所不胜。”若将见到的脉象,用四时、五行来分析,是属于“所胜”的,就称为“从”,预后良好。例如春季见软脉,秋季见弦脉等。软脉是长夏季的脉象,长夏属于土,在五行关系中木能克土,所以说软脉是春季“所胜”的;同样,秋季属于金,而弦脉是春季的脉象;属于木,在五行关系中,金能克木,所以说弦脉是秋季“所胜”的,属于“从”,疾病容易治疗。自然界的四时、八风相互更迭,互有偏盛,有它一定的规律,是循环无端,周而复始的。因而在正常的气候条件下,比较容易判断脉象的遵从。但是,假如四时气候反常,那么就会变化百出,而应该根据所出现的特殊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就不能再用常理来推断了。以上这些就是揆度、奇恒诊法的全部要点。

临证指要:冬伤于寒,春必温病,是伏气温病说的理论根据,这个学说在温病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但是单独依据这句话有一定问题。一是邪伏部位问题,邪气藏伏在什么地方?有人认为藏伏在肌肤,如王叔和的伤寒例,重而即病者,名曰伤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肤,至春便为温病,至夏变为署病。二是认为藏在少阴,如叶天士认为,寒邪藏于少阴,但有的医家讲,邪伏不了一个季节,如吴又可的瘟疫论,说邪伏膜原,但寒邪发为温病的不可能藏。还有人认为,不是藏伏的原因,是冬天伤于寒,冬不藏精,到春天,阴精不足,不能耐受阳热之气,产生温病。张奇素问释义就这个观点,认为和金匮真言论的藏于精者,春不病温是一个意思。吴坤的素问吴注,秋冬,时之阴也,寒湿,气之阴也,冬伤寒,秋伤湿,谓之重阴,冬伤寒而病温,秋伤湿而咳嗽,重阴而变阳证也。在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中也有这样的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因于露风,乃生寒热,是以春伤于风,邪气留连,乃生洞泻,夏伤于署,秋必痎疟,秋伤于湿,冬为痿厥,冬伤于寒,春必温病。

阳气从上焦(心肺)而出,将能量与“阳”运布全身,阳虚则身体能量供应不足,自会感觉身心疲惫,萎靡懒动。

图片 2

(3)脱发、完谷不化。

阳虚多为肾阳虚,“肾,其华在发”,肾阳虚通常表现在脱发掉发,同时会拖累脾胃的阳气,导致脾胃阳虚,出现黑眼圈及嘴唇发暗的问题。

阳虚怎么调理

(1)动则阳气生。

阳虚者畏寒,多运动则能使人体阳气得以调动、充盈起来,同时能增强自身体质,抵抗因阳虚使机体阴阳不协调而出现的外邪侵体的情况。

(2)少房事操劳。

中医看来,男性肾精为生命之精华,房事只会损伤男性阳气的,加重阳虚。

(3)精神调节。

阳虚之人常表现出心绪不宁,精神不佳。因此,要善于调节自己的心情,使自己尽量保持平静,减少或消除不良情绪的影响。

(4)饮食注意。

下列的食物适宜阳虚体质的调养:羊肉、狗肉、牛肉、牛奶、扁豆、桂圆、红枣、栗子、银杏、荔枝、菠萝等。

人体内阳主阴从,阴阳互根。阳虚和阴虚并不是截然分开的,不管哪一个,虚损到一定程度往往都会阴损及阳、阳损及阴。

因此,阳虚时间长了,会出现阴虚症状。所以在补阳之时一定要兼顾补阴,做到阴中求阳,阴阳平衡。

盗草人曰:防患于未然,是中西医真正的养生之道。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金沙国际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重阳必阴,黄帝内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