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金沙国际官方网站

中的革新济世,医林改错

医家立言著书,心存济世者,乃良善之心也,必须亲治其症,屡验方法,万无一失,方可传与后人。若一症不明,留与后人再补,断不可徒取虚名,恃才立论,病未经见,揣度立方,倘病不知源,方不对症,是以活人之心,遗作杀人之事,可不畏欤?如伤寒、瘟疫、杂症、妇科,古人各有所长,对症用方,多半应手取效,其中稍有偏见,不过白玉微瑕,惟半身不遂一症,古之著书者,虽有四百余家,于半身不遂立论者,仅止数人,数人中并无一人说明病之本源,病不知源,立方安得无惜?余少时遇此症,始遵《灵枢》、《素问》、仲景之论,治之无功;继遵河间、东垣、丹溪之论,投药罔效。辗转踌躇,几至束手。伏思张仲景论伤寒,吴又可著瘟疫,皆独出心裁,并未引古经一语。余空有活人之心,而无济世之手。凡辽是症,必细心研究,审气血之荣枯,辨经络之通滞,四十年来,颇有所得。欲公之天下,以济后人。奈不敢以管见之学,驳前人之论,另立方法,自取其罪。友人曰:真胸有确见,屡验良方,补前人之缺,救后人之难,不但有功于后世,正是前代之勋臣,又何罪之有?余闻斯议,不揣鄙陋,将男妇小儿半身不遂、瘫腿痿症、抽搐筋挛,得病之源、外现之症、屡验良法、难治易治之形状、及前人所论脉理脏腑经络之错误,一一绘图申明其说,详述前后,以俟高明,再加补助,于医道不无小补云尔。

防风通圣散:《宣明论方》方。有疏风解表,清热泻下之效。主治外感风邪,内有蕴热,表里皆实,恶寒发热,头痛眩晕,口干苦,咽喉不利,大便秘结,小便短赤,以及痈肿疮毒等。河间以此治疗实火所致中风之证。防风川芎当归芍药大黄薄荷麻黄连翘芒硝各6g石膏黄芩桔梗各30g滑石9 0g甘草60g荆芥白术栀子各8g作散剂,每服6g,日服3次。

《医林改错》成书于 1830 年 , 是我国著名医家王清任的心血之作。此书凝结了 其从事医学研究的临床心得,既有从事解剖实践 的记载,又有临证病案的总结,还有谈医论道和 说古论今的评述。目前已有70 多种版本,并有英、 法、日语等多种译本。书中虽无论述医学人文与 行医道德的专篇,但字里行间浸透着对医学求真 的不懈、革新济世的忘我精神和对患者高度负责 的人文思想,今天仍然值得业医者思考和学习。1 著书 “非欲后人知我,亦不避后人罪我” 业医者对医学求真的执着追求是对患者高度 负责的体现。孔子云 :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 敢毁伤,孝之始也。 ”正是由于受到这种传统观念 的影响,中国的解剖学之路举步维艰。王清任在 《医林改错》中写道 : “尝阅古人脏腑论及所绘之 图,立言处处自相矛盾” ,认为 “夫业医诊病,当 先明脏腑” ,强调 “著书不明脏腑,岂不是痴人说 梦; 治病不明脏腑,何异于盲子夜行” 。于是为 “临证有所遵循,不致南辕北辙” ,将个人生死置 之度外 , “非欲后人知我,亦不避后人罪我” ,开 始了中医学脏腑解剖研究。嘉庆二年,滦县稻地 镇流行 “温疹痢证” ,每日有百余名小儿死亡,裹 席半埋于荒野,被野犬食后,尸体皆破腹露脏。 王清任冒着染病的危险,不避污秽 ,“就群儿之露 脏者细视之” ,并与古医书所绘的 “脏腑图”进行 比较,发现诸多记载不准确。为明确成人和儿童 之差异,嘉庆四年六月,在奉天刑场,观察被判 处剐刑的女犯,解剖后发现成人与小儿的脏腑结 构大致相同,可惜 “虽见脏腑,膈膜已破,仍未 得见” 。1829 年,王清任得知江宁布政司恒敬公, 镇守哈密时,所见诛戮尸很多,对于膈膜一事很 熟悉,即 “拜扣而问之” 。通过其讲解,王清任对 于膈膜的形状和位置有了清楚的认识。王清任不 仅观察人体的内脏,也曾多次做过 “以畜较之, 遂喂遂杀”的动物解剖实验 。“余于脏腑一事,访 验四十二年,方得的确,绘成全图” [1 ] 。于 1830 年著成 《医林改错》 ,附图 25 幅。书中记载了人 体腔由膈膜分为胸、腹两腔,而非古书图中所给 两个膈膜、三个体腔; 明确了古人关于脏腑图记 之错处、主要修改并提出了诸如气府、血府、卫 总管、荣总管、津门、津管、遮食、总提、珑管、 出水道等概念,叙述了主要功能; 对心、肝、脾 、肺、肾等体内的重要脏器也有描述,指出 了以往古籍的错误。由于其研究的对象为犬食之 余的尸体,故有 “心无血说”等错误。王清任认 为卫总管由气府行周身之气,荣总管由血府行周 身之血; 纠正了古图中肺有六叶两耳二十四管的 错误 ,“肺有左、右两大叶,肺外皮实无透窍,亦 无行气的 24 孔” ; 认为肝有四叶,胆附于肝右第 二叶,纠正了古图肝为七叶的错误; 关于胰腺、 胆管、幽门括约肌、肠系膜等的描绘更符合实际; 其还精辟地论证了思维产生于脑而不在心 ,“两耳 通脑,所听之声归于脑……两目系如线,长于脑, 所见之物归于脑……鼻通于脑,所闻香臭归于 脑。 ”以上观点都与现代解剖学及生理学非常相 近。王清任在不断实践的研究中绘出了中医史上 全新的脏腑全图,填补了明清时期中医尚无系统 解剖知识的空白 [2 ] 。 “医学立言著书,心存济世 者,乃医家普心也” ,对 “访验 42 年”辛苦得出 的 《医林改错》 ,王清任仍然有 “意欲刊行于世, 惟恐后人未见脏腑,议余故叛经文”的顾虑,并加 以说明 “今余刻此图,并非独出己见,评论古人 之短长; 非欲后人知我,亦不避后人罪我,惟愿 医林中人,一见此图,胸中雪亮,眼底光明,临 症有所遵循” 。2 临证须 “审气血之荣枯,辨经络之通滞” 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血是构成人体的物质基础。王清任认为 ,“治病之要诀,在明白 气血。无论外感内伤……所伤者无非气血” 。 “气 有虚实,血有亏瘀 ” “亏损元气,是其本源” “血 尽气散,故死之速 ”“气通血活,何患病之不除” , 正是对 《黄帝内经 》“定其血气,各守其乡; 血实 者宜决之,气虚者宜掣引之”的发挥 。 《医林改 错》中的 25 首化瘀方包含了行气化瘀、补气活 血、温阳化瘀、养阴化瘀、通下逐瘀、解毒活血、 通窍活血、蠲痹逐瘀等 8 种治法。以其对于半身不 遂的见解为例 , “余少时遇此症,始遵 《灵枢》 《素问》 、仲景之论,治之无功; 继遵河间东垣、 丹溪之论,投药罔效。辗转踌躇,几至束手” 。王 清任 “凡遇是症,必细心研究,审气血之荣枯, 辨经络之通滞” ,在全面研究古今各家学说之后, 从理论上发展了古人的风火湿痰之论,进而提出 半身不遂的病因多属气虚,气虚不能帅血而行, 血瘀经脉,发为偏枯,从而制定益气活血之大法, 创立了补阳还五汤,至今仍有效地指导临床实践, 在革新思想指导下提出的上述理论,有重要的临 床应用价值 [3 ] 。活血化瘀特别是补气活血法,至 今仍广泛应用于内、外、妇、伤科等多种疾病中, 并被作为课题进行科学研究,可见其影响深远。3 立言 “必须亲治其证,屡验方法,万无一 失,方可传与后人” “生命至重,有贵千金” ,业医者来不得半点 马虎。王清任认为做一名苍生大医,既要有 “活 人之心” ,还须有 “济世之手” ,只有这样才不致 “轻忽人命” 。医者当勤求古训,精究方术,对证 治方法 “必须亲治其证,屡验方法,万无一失, 方可传与后人” 。 “若一症不明,留与后人再补, 断不可徒取虚名,恃才立论,病未经见,揣度立 方,倘病不知源,方不对症,是以活人之心,遗 作杀人之事” 。其强调临证时,应当分清标本虚 实,因人制宜,鄙视 “一见逆症,遂无方调治, 即云天数当然” 。例如,书中记载 “痿证”的诊 治 ,“痿证是忽然两腿不动,始终无疼痛之苦。倘 标本不清,虚实混淆,岂不遗祸后人” 。如果 “以 气虚血瘀之症,反用散风清火之方,安得不错! 服散风药,无风服之则散气; 服清火药,无火服 之则血凝; 再服攻伐克消之方,气散血亡,岂能 望生! 溯本穷源,非死于医,乃死于著书者之手” 。 在谈到遣方用药时 ,《医林改错》中一再强调要分 清标本虚实,重视辨证施治。关于血府逐瘀汤所 治之头痛,书中强调 “查患头痛者,无表症,无 里症,无气虚痰饮等症,忽犯忽好,百方不效, 用此方一剂而愈” ,经过辨证,排除了气虚、痰 饮、表症等类型,又属于久病多方医治无效( 治疗 过程中的效果也是协助诊断的过程) 的头痛,才判 断为血瘀。临证时 “审谛覃思,不得于性命之 上” ,用药时强调 “痛轻者少服,病重者多服,总 是病去药止,不可多服” 。处方时也是如此 ,“其方 效者,必是亲治其症,屡验之方; 其不效者,多 半病由议论,方从揣度。以议论揣度定论立方, 如何能明病之本源……此何等事,而竟以意度, 想当然乎哉! ”此论足资医者谨慎,不能从揣度想 当然来定方 [4- 5 ] 。4 思考与借鉴4. 1 “ 学问之进步在疑,非善疑者,不能得真信也” 蔡元培先生曾说 : “学问之成立在信,而学问 之进步在疑。非善疑者,不能得真信也 。 ” 《医林 改错》中可见王清任敢于质疑古人、唯真理是求 的革新精神,这种催人奋进的精神,是医学发展 的不竭动力 。《医林改错》抨击了那些 “不敢议论 古人之非,不曰古方不合今病,便云古今元气不 同”的观点,并大声疾呼 “以无凭之谈,作丧人之 事,利己不过虚名,损人却属实祸,窃财就谓之 盗,偷名岂不为贼” 。梁启超称王清任是 “中国医 界极大胆革命论者,其人之学术,亦饶有科学的 精神” ,今天医学之进步仍然需要这种精神。诚 然,由于历史条件所限 ,《医林改错》中错误或荒 谬不可避免,至于 《医林改错》改对了多少,抑 或改错了多少,这个问题已不重要。站在今天的 立场上,不应责难古人观察的肤浅,而应首先向 王清任对传统质疑和挑战的精神肃然起敬 [5- 6 ] 。4. 2 “病有千状万态,不可以余为全书” 王清任相信真知只能来自于实践与务实的研 究,不迷信古人的说教,敢于疑古创新,对于自 己的著作,王清任一再告戒 : “病有千状万态,不 可以余为全书……余著 《医林改错》一书,其中 当有不实不尽之处,后人倘遇机会,亲见脏腑, 精查增补,抑又幸矣。 ” ,这种求真务实的精神和 对病人高度负责的人本思想,是王清任愿以一己 之力推动中医解剖学前进的关键所在 [7 ] 。限于当 时的客观条件,在脏腑形态描述方面有诸多错误, 王清任强调 “不善读者,以余之书为全书,非余 误人,是误余也” 。医学是救死扶伤的科学,其本质决定了其具 有科学性及人文性。特鲁多医生曾说 : “医学关注 的是在病痛中挣扎、最需要精神关怀和治疗的人, 医疗技术自身的功能是有限的,需要沟通中体现 的人文关怀去弥补。 ”具有人文位格的医学,才是 敬畏生命、尊重生命、关爱生命、呵护生命、善 待生命的不会沉沦的医学,是将仁爱渗透于医术 的对生命终极关怀的诠释。笔者认为,王清任是 一位兼具科学性与人文性的医学大家 。 《医林改 错》在中医解剖学、方剂学、内科学上所作出的贡 献是巨大的。应推崇和学习的是王清任那种坚韧不 拔的实践精神、尊古而不泥古的质疑精神、求真务 实的科学精神及谦虚谨慎不慕虚名的治学精神。参考文献[ 1] 清·王清任 . 医林改错[M] . 天津: 天津科学技术出 版社, 2011: 1- 50.[ 2] 张其成 . 王清任学术思想研究[ J] . 医古文知识, 2003 : 4- 7.[ 3] 宋泽滨 . 王清任论医德[ J] . 道德与文明, 1987 : 20- 21.[ 4] 程记伟, 蔡定芳, 白宇 .《医林改错》 功过论[J] . 环球 中医药, 2016, 9 : 176- 178.[ 5] 张再良 . 改错医林唯求真— — —从王清任的《医林改 错》 说起[J].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 2007, 9 : 98- 99.[ 6] 温长路, 温武兵 . 王清任创新精神的社会学基础[ J] . 上海中医药杂志, 2006, 40 : 53- 54.[ 7] 董汉良 . 试论王清任的医德医风[ J] . 陕西中医学院 学报, 1983 : 21- 22.作者简介: 梁晓春,女,61 岁,硕士,主任 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 中西医结 合诊疗内科等疾病。

《罗太无先生口授三法》旧题为朱丹溪口述、丹溪弟子记录的罗氏治验 。罗氏名知悌,字子敬,号太无,浙江钱塘 人,生于南宋嘉熙年间,卒于元代泰定年间,“世称太无先生,宋理宗朝寺人”。罗知悌此书以抄本形式传世,据《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载,有两处馆藏:一为上海中医药大学图书馆,一为苏州中医医院图书馆。上海中医药大学馆藏为清光绪戊子卓颖抄本,全书首录孔行素的《至正直记》,述 罗氏生平行状,后附 “彤伯志 ”,言该书“乃徐子晋世丈康所赐”,以志其由来 。上海中医药大学图书馆因《三 法》一书未曾刊刻,长期以来在民间医家间秘相传抄,年深日久,现存的几种抄本的内容编次不尽相同,但有一共性,就是在序中都强调《三法》为朱丹溪追述罗氏传授医学的笔录。因罗知悌是“刘完素之再传”弟子,又“旁通张 从正、李杲二家之说”,集金元刘、张、李三大家之说于一身,在金元医学史中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又因罗知悌别无其他医著传世,故此书尤显珍贵。为阐明罗氏的医学思想及其在金元医学史上承上启下的重要作 用,今据上海中医药大学馆藏抄本作初步整理研究以馈读者。《三法》成书及主要内容据《格致余论》载,朱丹溪于元泰定二年夏拜访罗知悌,到泰定四年罗氏去世,前后“往来一年半”跟从罗氏学习医学,据此推测,该书约成稿于元泰定二年至四年。另一种可能性更大,就是在罗氏去世后二十年,朱丹溪追忆罗氏讲授,由丹溪弟子笔录成书。《三法》“劳瘵”篇载:“忌服参芪补气之药,服之过多者难治,近时吴人葛生方亦可选用”。《葛生方》即元代葛可久的劳瘵专著《十药神书》,该书序称刊于至正乙酉,考丹溪逝于至正戊戌故《三法》很可能是在朱丹溪晚年口述,由弟子记录而成 。朱丹溪辽宁中医研究院史常永先生认为该书伪托的可能性较大,理由是《三法》中痿症、疝症、单腹胀等内容,全由《格致余论》剪裁而成,系丹溪学派传人伪托之作。按《格致余论》成书于至正七年,序中朱丹溪自述“又四年而得 罗太无讳知悌者为之师,因见河间、戴人、东垣、海藏诸书”,可见罗氏对朱丹溪的影响之大,据此我们认为,如果《三法》与《格致余论》成书在先后之间,那么朱丹溪在两部著述中部自觉或不自觉地引用阐发老师的论述,应是合乎情理的。故应当是《格致余论》、《三法》二书都引述了罗知悌的治验,而不能据此推论《三法》是后人伪托之作;另外,史常永先生认为《三法》中有七处提及“罗先生云云”,如果是罗氏之书绝不会如此。我们认为,作为罗氏弟子的朱丹溪转述先师之语,用这样的敬称是合理的。而方广、王节斋等丹溪学派传人在他们的著作中引录先祖师的医论(尽管未出示祖师名,属暗引),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史先生又认为《三法》中有些引用书目史无记载,疑为《三法 》作者杜撰之书名。我们认为,未经历代官簿、史志、私录著录的古医书多矣,不足以此作为伪托之凭;至于痿症条后按语与《丹溪心法附余》方广按语 一致等等,我们认为许多古医籍经数百年的辗转传抄,出现后人附加注释、按语的情况并不少见,故亦不能以此判定《三法》为伪托之作。《格致余论》纵观《三法》全书,按证、因、脉、药,依次论述中风、伤寒、暑病、瘟疫等证及内科杂病、妇人胎产前后诸疾,共56门、92证。书中多宗《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经旨,如“伤风 ”篇叙述病因,径引《素问·评热病论》篇“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同时,兼采河间、东垣、从正三家之长。如“暑病 ”篇,罗氏述“暑病⋯⋯东垣分动静,动而得之曰中热,劳役而卒中,阳症也;静而得之曰中暑,避暑高堂大厦而卒中,阴症也”。又如“痢疾”篇,罗氏引“河间谓先水泻而后便脓血者,为脾传肾,贼邪难治;先便脓血而后水泻者,微邪易治⋯⋯”。张从正的攻邪思想也散见于全书,仍以“痢疾”篇为例,在用药部分罗氏谈到“可用承气汤下之,此通因通用之法也 ⋯⋯”,是深得张从正“邪去而元气自复”意。故“三法”之称,非谓三种治疗方法,乃指刘、张、李三大医家的临证治法 。该书在“类证鉴别”方面对临床颇具指导意义,如“吐血吼血呕血咳血”篇,罗氏先从症状上进行鉴别,指出“吐血者,逐口出也;咯血者,咳嗽几声方有微痰,痰中带血丝也;吼血者,一呕便至一二碗也;咳血者,咳即有痰有血”;再从病因上进行鉴别:“吐吼呕嗽,虽均为热,而受病则殊⋯⋯”;最后指 出,“吐血吼血呕血咳血”等“诸血症必用当归”,辨异求同,剖析精当,寥寥数百言,对四种血证的病、因、脉、药叙述详备。罗知悌对金元医学发展的贡献1促进金元时期“南北医学”交流据孔行素《至正直记》载,罗知悌“好读史书,善知天文、地理、术艺”,原为宋理宗朝寺人,生活在杭州,据宋濂《格致余论·题辞》云:金代刘守真弟子荆山浮屠来江南,“始传太无知悌于杭 ”,所以罗氏是刘河间的再传弟子。南宋末年,随三宫(太皇太后、太后、皇帝)被俘虏至燕京,长达四十余年,直至元泰定初才被放归。在燕京,他“以疾得赐外居”,所以他有机会接触、研究北方的医学成就(刘完素是河北河间人,李杲是河北正定人,而张从正是河南睢州人),当时战乱频仍,民不聊生,主张治从脾胃,甘温除热的东垣补土学说;主张汗、下、吐三法祛邪,邪去正自安的子和攻下学说都曾对罗氏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戴良在《丹溪翁传》中云罗氏“旁能张从正、李杲二家之说”,这正得益于他这段时间的“闭门绝人事”,潜心研究学问。张从正在元泰定年间,罗知悌被放归于杭州。在杭又得南下的河间学派传人荆山浮屠之传授,至此,他已把刘、张、李三家之言融会贯通,并多有创新。如《格致余论·张子和攻击注论》录罗氏治一病僧案,“罗公诊其病,因乃蜀人,出家时其母在堂,及游浙右经七年,忽一日,念母之心不可遏,欲归无腰缠,徒尔朝夕西望而泣,以是得病。时僧二十五岁,罗令其隔壁泊宿,每日以牛肉、猪肚、甘肥等,煮糜烂与之。凡经半月余,且时以慰谕之言劳之。又曰:我与钞十锭作路费,我不望报,但欲救汝之死命尔。察其形稍苏,以桃仁承气,一 日三贴 下之,皆是血块痰积,方止。次日只与熟菜稀粥将息,又半月,其人遂如故。又半月余,与钞十锭遂行”。这个医案反映了罗知悌的医学才能,既得河间之再传,又兼擅张、李二家之所长。病僧为五志过极,七情所伤,罗氏先用东垣养胃之法兼张从正的情志疗法,“调和脾胃,使心无凝滞,或生欢忻”,而后用桃核承气汤大下之,去其血块痰积,则又是刘、张降心火,升肾水,涤荡瘀热,推陈致新的方法,使阴阳趋于平衡。此案说明罗知悌吸收、融合、运用三家之长,已臻化境,也为以后朱丹溪能够集金代诸名医之长,奠定了临床基础。若干年后,朱丹溪治其同学叶仪滞下一案即与此案相似。兹简述如下,以供对照。叶仪病滞下,痛作,泻痢不止,绝不食饮。既而困惫,不能起床。丹溪诊其人形虽实而中气虚,又常饮食失节,饥饱无时,逐渐酿成滞下之证。滞下自古皆谓当推陈致新,而丹溪却先用人参、白术、芍药等补剂十余帖,培补其虚损的胃气(而不顾病情暂时的加重),而后以两剂小承气汤下之,滞下霍然而愈。丹溪此案与罗氏治病僧案有异曲同工之妙。2开启“丹溪学派”学术思想之门罗知悌“性倨甚”,“惟好静僻,厌与人接 ”,但是他为朱丹溪“日拱立于其门,大风雨不易”的诚意所感,终于接纳丹溪为门徒。据《丹溪翁传》载:“罗遇翁亦甚欢,即授以刘、张、李诸书,为之敷扬三家之旨,而一断于经”,充分反映了罗知悌向朱丹溪传授医学理论的热忱。罗氏不但重视医学理论,更重视临床实践,据《格致余论》记载,“罗每日有求医者来,必令其诊视脉状回禀。罗但卧听,口授用某药治某病,以某药监其药,以某药为引经”,正是由于罗氏亲自示范,言传身教,才能使朱丹溪在短短一年半间,医学水平精进,“居无何,尽得其学而归”。在罗知悌的精心指导下,朱丹溪充分吸收、领悟了金代刘、张、李诸医家之要旨,并能熟练、灵活地运用于临床。如《格致余论》载,丹溪治疗自己的族叔“夏末患泄利,至深秋,百方不应”,丹溪诊脉发“两手脉俱涩而颇弦”,又询问饮食,族叔说“喜食鲤鱼,三年无一日缺 ”,由此,丹溪认为“此必多年成积,僻在胃肠”,先以青葱、苜蓿、生姜诸药煎汤涌吐,吐出老痰升许,又与平胃散加白术、黄连,旬日而安。丹溪分析患者病虽久,但正气不虚,食积酿痰,壅阻于肺,下为泄利,盖因肺与大肠互为表里之故。因此,先以张从正涌吐法去其陈积,再以李杲燥湿扶脾法复其正气,使顽症得愈。这是一个典型的下病上取,诸法合参的案例,充分说明丹溪不但继承了罗知悌的医学思想,而且对刘、张 、李三家的理论融会贯通 ,临证活用 ,得心应手 。丹溪学派的重要医学思想之一,是《格致余论》中的名篇“相火论”,认为湿热相火为病甚多,其学说也源于罗知悌,如《三法》“梦遗滑精篇”,罗氏指出“左肾藏精属水,右肾藏精属相火,相火动则精水泄”,又如“头眩篇”罗氏云,“此元气虚而有痰也,亦有挟火者,火动其痰也,又有无痰而作眩晕者,虚火上升也”等等,朱丹溪深受老师学术思想的启发,其自云:得罗氏为师,“始悟湿热相火为病甚多”。在罗知悌的启发、引导下、结合自己多年的临床实践,朱丹溪倡“实火可泻,虚火可补“之论,并把这种经验推广运用到临证各个方面。如中风之病,有湿土生痰,痰生热,热生风的,属实火,可泻;亦有阴虚火热,热胜风动的,属虚火,可补。丹溪盛赞“刘守真作将息失宜,水不能制火,极是”。正是基于这些理论与治验,朱丹溪开创了对后世医学产生深远影响的“丹溪养阴学派”。由此亦说明,罗知悌不仅是朱丹溪的学术引路人,也是“丹溪学派”的奠基者。综上所述,罗知悌“虽宦者,亦奇人也”,他既是金元时期沟通 、融合南北医学的第一人,又是刘 、张 、李三大家医学成就的继承者。更重要的是,罗知悌传其学于朱丹溪,为金元四大家中集大成的“丹溪学派”的创立奠定了学术基础 。罗知悌在金元医学史上的学术地位不容忽视,而《罗太无先生口授三法》的内容亦值得深入学习与研究。

|<< << < 1;) 2 3 > >> >>|

合而言 小家伎 虞天民云∶古人论中风,言其症也。三子论中风,言其因也。盖因气

半身不遂论

【原文】喑喎斜,昏仆地;急救先,柔润次;填窍方,宗金匮。

半身不遂,病本一体,诸家立论,竟不相同。始而《灵枢经》曰:虚邪偏客于身半,其入深者,内居荣卫,荣卫衰则真气去,邪气独留,发为偏枯,偏枯者,半身不遂也。《素问》曰:风中五脏六腑之俞,所中则为偏风。张仲景曰:夫风之为病,当令人半身不遂。三书立论,本源皆专主于风。至刘河间出世,见古人方论无功,另出手眼,云:中风者,非肝木之风内动,亦非外中于风,良由将息失宜,内火暴甚,水枯莫制,心神昏昧,卒倒无所知,其论专主于火。李东垣见河间方论矛盾,又另立论,曰:中风者,气虚而风邪中之,病在四旬以后,壮盛稀有,肥白气虚者问亦有之。论中有中腑、中脏、中血脉、中经络之分,立法以本气虚、外受风邪是其本也。朱丹溪见东垣方症不符,又分途立论,言:西北气寒,有中风;东南气湿,非真中风。皆因气血先虚,湿生痰,痰生热,热生风也。其论专主于痰,湿痰是其本也。王安道见丹溪论中有东南气温非真中风一句,使云:《灵枢》、《素问》、仲景所言是真中风,河间、东垣、丹溪所言是类中风。虞天民言:王安道分真中风、类中风之说,亦未全是,四方病此者,尽因气温痰火挟风而作,何尝见有真中、类中之分?独张景岳有高人之见,论半身不遂,大体属气虚,易中风之名,著非风之论,惟引用《内经》厥逆,并辨论寒热血虚、及十二经之见症与症不符、其方不效者。可惜先生于此症,阅历无多。其余名家所论病因,皆是因风、因火、因气、因痰之论;所立之方,俱系散风、清火、顺气、化痰之方。有云气血虚弱而中风邪者,于散风清火方中,加以补气养血之药;有云阴虚亏损而中风邪者,于滋阴补肾药内,佐以顺气化痰之品。或补多而攻少,或补少而攻多,自谓攻补兼施,于心有得。今人遵用,仍然无效,又不敢议论古人之非,不曰古方不合今病,便云古今元气不同。既云方不合病,元气不同,何得伤寒病麻黄、承气、陷胸、柴胡,应手取效?何得中风门愈风、导痰、秦艽、三化,屡用无功?总不思古人立方之本,效与不效,原有两途,其方效者,必是亲治其症,屡验之方;其不效者,多半病由议论,方从揣度。以议论揣度,定论立方,如何能明病之本源?因何半身不遂,口眼歪斜?因何语言蹇涩,口角流涎?因何大便于燥,小便频数?毫无定见,古人混猜,以一亏损五成元气之病,

不为中 名为类 中者,自外而入于内也。此三者,既非外来之风,则不可仍名为中,

补中益气汤:《脾胃论》方。有补益中气,升阳举陷的功效。主治脾胃气虚,脘腹胀满,不思饮食,四肢无力,大便溏泻或久泻久痢,脱肛,子宫下垂等。东垣以此治劳役饥饱过度致伤元气,气虚而风中之。黄20g人参白术(炒)当归各10g炙草陈皮各9g升麻柴胡各6g加生姜3片,大枣2枚,水二杯,煎八分服。

二陈汤:《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方。功能燥湿化痰,理气和中。主治湿痰咳嗽,痰多色白,或胸膈胀满,恶心欲呕,或头眩心悸等。朱震亨以此治痰饮所致的中风。陈皮6g半夏茯苓9g甘草(炙)2g加生姜3片,水3杯,煎七分服。

  瘖喎邪 昏仆地 急救先 柔润次 填窍方 宗金匮

、因湿、因火,挟风而作,何尝有真中、类中之分。

若舍风 非其治 既名中风,则不可舍风而别治也。

  顾其名 思其义 若舍风 非其治 火气痰 三子备 不为中 名为类 合而言 小家伎

【注释】舍(she),放弃的意思。

【语译】诊断中风症,应分辨闭症与脱症,二者是大不相同的,治法当然也不同。闭证要用疏通的方法,以小续命汤力量最为雄厚。脱证要用固守元气的方法,不使元气虚脱,用参附汤最有功效。

<目录>卷之一

【语译】关于中风的病因,在金元四大家中,刘河间认为是由于火盛,李东垣认为是由于气虚,朱丹溪认为是由于痰多的原因所引起。后世医家为了与前面所谈的由于中了风邪所引起的”中风”相区别,将火、气、痰所引起的中风称为”类中风”。总之,刘、李、朱三人的说法,虽各有其独特的见解,但究属是一家之言,难免都有片面性。

急救先 柔润次 柔润熄风,为治中风之秘法。喻嘉言加味六君子汤、资寿解语汤妙。

【原文】闭与脱,大不同;开邪闭,续命雄;固气脱,参附功。

【语译】在人类所患的各种疾病中,首先值得注意的要算是中风病。这种病大多是急骤发作的。引起这种病的风邪是由四面八方来的。

中风第二

时贤名为类中风。

附汤固守营气。先固其气,次治其风。若三生饮一两加人参一两,则为标本并治之法。正虚邪盛,必遵此法。

【注释】闭与脱:风邪侵入人体后,陏着病人脏腑寒热虚实的不同,而发生不同的证候;若病人素有郁热,则多见闭证。闭证的症状是神昏不语,痰涎涌塞,牙关紧急,面赤,两手握紧,脉搏有力,或二便闭结,应先用开窍醒神的方法来治疗。如脏腑本属虚寒的,则多见脱证。脱证的症状是不省人事,口开手撒,汗出如珠,二便失禁,肢体厥冷,脉微欲绝。应该急用回阳救逆或益气固脱的治法。 r>【原文】顾其名,思其意,若舍风,非其治。

填窍方 宗金匮 《内经》云∶邪害空窍。《金匮》中有侯氏黑散、风引汤,驱风之中,兼填空窍。空窍满则内而旧邪不能容,外而新风不复入矣。喻嘉言曰∶仲景取药积腹中不下,填窍以熄风。后人不知此义,每欲开窍以出其风。究竟窍空而风愈炽,长此安穷哉? 三化汤、愈风汤、大秦艽汤皆出《机要方》中,云是通真子所撰,不知其姓名。然则无名 下士,煽乱后人见闻,非所谓一盲引众盲耶。

地黄饮子:《宣明论方》方。功效补肾益精,宁心开窍。主治类中风,舌强不能言,足废不能行。熟地远志山萸肉巴戟天石斛石菖蒲五味子肉苁蓉水洗肉桂麦冬附子茯苓各等分加薄荷叶7片,水2杯,煎八分服。

【原文】火气痰,三子备;不为中,名为类;合而言,小家伎。

老恕

固气脱 参附功 脱者宜固,参附汤固守肾气,术附汤固守脾气,耆附汤固守卫气,归

参附汤:《妇人良方》方。有回阳、益气、固脱之效。治元气大亏,阳气暴脱,手足厥冷,大汗淋漓,呼吸微弱,脉微欲绝等。东垣以此治中风元气突然虚脱。人参30g附子(炮)15g作煎剂,徐徐温服。

  人百病 首中风 骤然得 八方通 闭与脱 大不同 开邪闭 续命雄 回气脱 参附功

【语译】当中风发作之时,若出现口不能说话,口眼喎斜,倅然倒地等症状,当以急救为主,其次再用柔润的方法;此外,还有一种填空窍的方法,可以根据《金匮要略》所列的方法处理。

骤然得 八方通 中风病骤然昏倒,不省人事,或痰涌、掣搐、偏枯等症。八方者,谓

中风

穿凿,俱不可从。

二、中风

侯氏黑散:《金匮要略》方。有清肝祛风,化痰通络之功。主治大风四肢烦重,心中恶寒不足。菊花120g白术防风各30g桔梗24g细辛茯苓牡蛎人参矾石当归川芎干姜桂枝各10g黄芩15g上药杵为散,每服6g,每日服2次,温酒调服。忌一切鱼肉、大蒜,宜常冷食。

喑喎斜 昏仆地 喑者,不能言也。斜者,口眼不正也。昏仆地者,不省人事,猝倒于地也。口开、目合,或上视、撒手、遗尿、鼾睡、汗出如油者,不治。

风引汤:《金匮要略》方。有清热熄风,镇惊安神之效。主治癫痫,风瘫。突然仆卧倒地,筋脉拘急,两目上视,喉中痰鸣,神志不清,舌红苔黄腻,脉滑者。大黄干姜龙骨各30g桂枝45g甘草牡蛎各30g寒水石赤石脂石膏滑石紫石英白石脂各90g研成末,粗筛用韦布盛之,取6g,用井花水1杯,煎七分,温服。干姜宜减半用。

附方小续命汤:《千金要方》方。治中风、症见口眼喎斜,筋脉拘急,半身不遂,舌强不语,或神情闷乱。麻黄(去根节)人参黄芩川芎白芍炙甘草杏仁防己桂枝防风各6g附子(炮)5g作煎剂,分3次服。

<篇名>中风第二

属性:人百病首中风 《内经》云∶风为百病之长也。昔医云∶中脏多滞九窍,有唇缓、失音、耳聋、目瞀、鼻塞、便难之症;中腑多着四肢;中经则口眼斜;中血脉则半身不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医学三字经》白话解

火气痰 三子备 刘河间举五志过极,动火而卒中,皆因热甚,故主乎火。大法∶用防

【原文】人百病,首中风;骤然得,八方通。

顾其名 思其义 名之曰风,明言八方之风也;名之曰中,明言风自外入也。后人议论

东、西、南、北、东北、西北、东南、西南也。

风通圣散之类;亦有引火归源,如地黄饮子之类。李东垣以元气不足而邪凑之,令人卒倒如风状,故主乎气虚。大法∶补中益气汤加减。朱丹溪以东南气温多湿,有病风者,非风也;由湿生痰,痰生热,热生风,故主乎湿。大法∶以二陈汤加苍术、白术、竹沥、姜汁之类。

资寿解语汤:出《古今医统》卷八。为《简易方》引《资寿方》(见《医方类聚》卷二十),”解语汤”之异名。有温经通络,熄风开窍之效。主治中风脾缓,舌强不语,半身不遂,口眼喎斜。防风附子天麻枣仁各10g羚羊角肉桂各3g羌活甘草各2g水2杯煎八分,入竹沥15g、姜汁6g服

【注释】三子:指刘河间、李东垣、朱丹溪。对中风成因,刘河间主火盛,故治实火用防风通圣散,治虚火用地黄饮子;李东垣主气虚,故用补中益气汤加减;朱丹溪主痰多,故用二陈汤加苍术、白术、竹沥、姜汁之类。小家伎:伎同技字,即指技术,才能。小家伎,在这里是指刘、李、朱三人都有片面性,都不能算是治中风病的”大家”。

有郁热,则风乘火势,火借风威,而风为热风矣。其人脏腑本属虚寒,则风水相遭,寒冰彻骨,而风为寒风矣。热风多见闭症,宜疏通为先;寒风多见脱症,宜温补为急。

2013-04-07 11:21阅读:235

闭与脱 大不同 风善行而数变,其所以变者,亦因人之脏腑寒热为转移。其人脏腑素

【注释】喑(yin)喎(wai)斜:”喑”是不能说话的病;”喎斜”是口眼歪斜。”昏仆地”指突然昏迷倒地,是中风的症状。柔润:在这里是指一种治疗中风的方法,就是用滋养和镇静的药物以柔肝熄风。填窍:窍,这里指的是毛孔。古人认为中风是因风邪由毛孔侵入而引起的。因此,治中风的方法,除了用驱风药外,也可用使毛孔密固的药,如《金匮要略》中的侯氏黑散与风引汤,就是这类方剂。(按:现多用资寿解语汤治本症)

【注释】中风:中(zhong)风,病名。见《内经.邪气藏府病形篇》等。亦称卒中。指猝然昏仆,不省人事,或突然口眼喎科,半身不遂,语言不利的病症。关于中风的病因,唐、宋以前均认为以外风为主要因素。金、元时代,刘河间主火,李东垣主气,朱丹溪主湿(湿生痰,痰生热,热生风)。元.王履(王安道)又将本病分为真中风、类中风两种。《医经溯洄集.中风辨》:”殊不知因于风者,真中风也。因于火,因于气,因于湿者,类中风,而非中风也”。在辨证方面,按病情轻重,分为中络、中经、中腑、中脏四个类型。《金匮要略.中风厉节病脉证并治》:邪在于络,肌肤不仁;邪在于经,即重不胜;邪入于脏[腑],即不识人;邪入于脏,舌即难言,口吐涎”。然而对突然昏仆,不省人事者,又当辨明闭证和脱证的区别。指外感风邪的病证。是太阳表证的一个类型。《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曰中风。”八方:东、南、西、北,东北、西北、东南、西南等八个方位。

【语译】中风这个病,顾名思义,是由于中了风邪而引起的。因此,如果放弃以治风邪为主的治法,那就不是正确的治疗方法了。

开邪闭 续命雄小续命汤,风症之雄师也。根据六经见症加减治之,专主驱邪。闭者宜开,或开其表,如续命汤是也;或开其里,如三化汤是也;或开其壅滞之痰,如稀涎散、涤痰汤是也。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金沙国际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的革新济世,医林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