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金沙国际官方网站

浅说风为百病之长,中风病与其说是外风不如说

【中风】

“风为百病之长”源自《黄帝内经》,《素问·风论》曰:“风者,百病之长也,至其变化乃生他病也。”王冰注曰:“长,先也,先百病而有也。”《素问·骨空论》亦曰:“风者,百病之始也。”外感六淫,风淫为始,风邪为外感疾病初起的主要邪气。印会河主编的高等医药院校教材《中医基础理论》释为:“风邪为六淫病邪的主要致病因素,凡寒、湿、燥、热诸邪多依附于风而侵犯人体,如外感风寒、风热、风湿等,所以风邪常为外邪致病的先导。”诸家对于“风为百病之长”的认识概括起来主要为风邪为外感六淫之首;风邪为外邪致病的先导;风邪常与他邪兼夹为患;风邪所致病证变化多端。这些认识的共同之处在于认为“风为百病之长”中的“风”指的是外感六淫之风邪。认为此种观点似有不妥之处,“百病”应当包括一切外感与内伤杂病,《内经》既然明言“风为百病之长”,那么“风”也理应为“外感病之长”和“内伤杂病之长”,如此“风”就不应该单指外感六淫之风邪,还应包括内风。“外风为外感病之长”“内风为内伤杂病之长”合而言之即“风为百病之长”。

中风病是以突然昏仆、不省人事、口眼歪斜、半身不遂、语言不利等为主要症状的疾病。同时,也是临床多种脑血管疾病的严重表现形式,具有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和复发率高、治愈率低的特点。《内经》虽没有提出“中风”之名,却较为详尽地描述了中风病的特征:“击仆”“大厥”“煎厥”“薄厥”,相当于突然昏仆、神志不清的症状;“偏风”“偏枯”“偏枯不用”“风痱”,相当于后遗症半身不遂的症状。从中也可以看出,《内经》认为薄厥等急性期在脑,偏枯等后遗症期在筋。《灵枢·刺节真邪》还提出了中风病虚人外感,本虚标实的发病特点:“虚邪偏客于身半,其入深,内居荣卫,荣卫稍衰,则真气去,邪气独留,发为偏枯。”张仲景明确将这种以半身不遂为特征的疾病称为“中风”,并作为专病论述。《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第五》,依邪中深浅区分证候类型,首开中风分型之先河。《金匮要略》言:“夫风之为病,当半身不遂,或但臂不遂者,此为瘦,脉微而数,中风使然。”《金匮要略》亦言:“邪在于络,肌肤不仁;邪在于经,即重不胜;邪入于腑,即不识人;邪入于脏,舌即难言,口吐涎。”防己地黄汤重用生地黄,开养阴法治中风之先河。晋隋唐宋时期,承袭《内经》、《伤寒杂病论》理论,以“外风”学说为主,多从“内虚邪中”立论。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诸风》记载了排风汤、大八风汤、小八风散等数十首治疗中风的方剂,但其基本思想仍是扶正祛风为主。宋代严用和《济生方·中风论治》曰: “荣卫失度,腠理空疏,邪气乘虚而入,及其感也,为半身不遂。”金元时期,突出“内伤积损,风自内生”学说。刘河间认为中风属火热为患,或心火暴盛,本质为肾虚。明清时期,中风辨证论治体系得以进一步完善。中风病与其说是外风,不如说是内风。在中风病的复杂病机当中,肝肾阴虚被认为是关键所在。肝藏血而属木,体阴而用阳。一旦肝阴亏虚,阴不涵阳,肝阳上亢,化风内动,上干于脑,就会发生突然昏仆、神志不清的症状。对中风病不同时点临床信息进行前瞻性采集,选取中风病恢复期数据进行分析,研究中风病恢复期证候要素分布规律的特点。中风病是以虚证为本,起病是虚实互见。急性期证候要素,实证以痰热证为主,虚证以气虚、阴虚为主;恢复期则实证消失,表现为虚证。中风病恢复期证候要素是以虚证为主,气虚主要表现疲劳、乏力、眩晕,可用补阳还五汤;阴虚主要表现在五心烦热、自汗、盗汗、烦躁易怒,可用补阴还五汤。

“风”指“内风”。中风指脑血管意外等疾患,又称“卒中”,即“急骤的风证”之意。病可因阴精亏损,或暴怒伤肝,使肝阳偏亢,肝风内动;或嗜食肥甘厚味,痰热内壅而化风;或气血亏损而生虚风;或本内虚耐骤然感受外来的风邪等等。古籍中按其症状分类中风和真中风两种。“类中风”:卒倒、昏迷、半身不遂,或口眼歪斜,言语障碍等,按病情轻重又有中络、中经、中腑、中脏之分,以中络最轻,中脏最重。除包括脑出血、脑栓塞、脑血栓形成等病外,世包括了脑实质及脑神经的一些病症。“真中风”除有类中风的症状外,初起即有发热恶风寒等症状。实际上,发热也常是脑血管疾病本身的症状之一,故此说的鉴别意义不大。另一说认为,类中风只是暂时的知觉丧失,醒后无半身不遂或口眼喎斜等症,系指“气厥”、“食厥”、“血厥”一类疾病而言。以上两说只作了解古医籍的参考。“风”指“外风”。即外感风邪的病症,症见发热、头痛、汗出、脉浮缓等(《伤寒论》)。

外风为外感病之长

外风主要指外感六淫之风邪,是由四时气候变化失常,风气太过或者不及而成。风本为春季之主气,但四时皆可见之,四时风气太过或者不及,或者非其时而有其气,皆可侵入机体而成外感病证。外风致病极为广泛,外可伤及肌表经络,内可损及肠腑筋节,临床常见以下病证。

风邪袭表 肌表为人体一身之藩篱,风邪入侵,首犯肌表,导致卫气失和,玄府启闭失常,营卫失调。若单纯风邪为患,可见汗出恶风,鼻鸣干呕等症,方选桂枝汤,解肌祛风,调和营卫;若兼夹寒邪,则可见恶寒无汗,肢节疼痛等症,方选麻黄汤,发汗解表,祛风散寒;若兼夹热邪,则可见微恶风寒,咳嗽,身热不甚等症,宜用桑菊饮,辛凉祛风解表;若兼夹湿邪,则常见恶寒发热,肢体酸痛等症,宜用九味羌活汤,发汗散风祛湿。

风邪犯肺 风邪入里,侵袭肺系,肺气失宣,咽喉鼻窍不利。若风寒偏甚,常见恶寒发热无汗,咳嗽痰稀,鼻塞流涕等症,可用止嗽散,疏风宣肺,化痰止咳;若风热偏甚,可见发热,微恶风寒,咳嗽咽痛等症,方用银翘散,疏风透表,清热解毒;若风燥偏甚,可依据燥邪的温凉之性,分别选用桑杏汤或杏苏散,疏风润燥。

风客肌腠 风邪侵袭肌腠,邪气与卫气搏击于肤表,则可见到风疹,瘾疹,时发时止,皮肤瘙痒,或者斑疹呈点片状、团块状,甚者可见湿疹等症,方用《外科正宗》之消风散,疏风养血,清热除湿。

风邪中络 正气不足,经络空虚,风邪乘虚入中经络、肌肤,经气阻滞,筋脉肌肤失养,则常见口眼歪斜,舌强不能言语,手足不能运动,肌肤麻木,时有恶寒发热等症,方取大秦艽汤,祛风清热,养血活血治之。

风胜行痹 风邪与寒、湿或热邪相合,侵袭筋骨关节,痹阻经络气血,故可见到肢体关节游走性疼痛,屈伸不利,活动受限等症,可以选用防风汤或蠲痹汤,祛风通络,散寒除湿。

风水相搏 风邪袭表,肺气闭塞,宣降失常,通调水道失职,水液不能下归肾与膀胱气化而出,聚于头面四肢,所以可见眼睑浮肿,甚则四肢全身皆肿,恶寒发热,肢节酸楚,小便不利等症,治宜《金匮要略》越婢加术汤,疏风清热,宣肺行水。

风窜肠腑 素体湿热之人,外感风邪,与湿热相混,壅遏大肠,损伤阴络,阴络伤则血内溢,故而临床可见“肠风”,便前出血,色鲜势急等症,可以选用槐花散或槐角丸,疏风理气,清肠止血。

内风为内伤杂病之长

内风与外风不同,它不属于六淫的范畴。内风的含义有二:一是内风即风气内动,属于“内生五邪”,是病机概念,主要指体内脏腑阴阳气血失调,阳气亢逆变动的病理状态。通常包括肝阳化风、热极生风、阴虚风动、血虚生风四种。此外瘀血痰浊等病理产物积聚日久,亦可阻滞气机,导致阳气运行不畅,亢逆变动而生内风。二是指具体病证的名称。叶天士在《临证指南医案》中言“内风乃身中阳气之变动”,人身之中,五脏六腑皆有阳气生化运行不息,五脏六腑之阳气亢逆变动皆能化生内风,故而《素问·风论》有心风、肝风、脾风、肺风、肾风、胃风等病名的记载。

肝阳化风 肝肾阴亏,水不涵木,浮阳不潜,肝阳上亢,甚则阳亢化风,风动而气血逆乱,故临床可见头目眩晕,肢麻震颤,甚者突然昏仆,口眼歪斜,半身不遂等症,治宜镇肝熄风汤,滋阴潜阳。

热极生风 外感温热病邪,邪热炽盛,煎灼津液,伤及营血,燔灼肝经,常可见到高热,神昏躁扰,手足抽搐,发为惊厥等症,可用羚角钩藤汤,凉肝熄风,增液舒筋。

阴虚风动 邪热久耗,真阴渐亏,筋脉失于濡养,虚风内起,而见手足蠕动,神倦脉弱,形体消瘦,五心烦热,颧红盗汗等症,方选大定风珠或者复脉汤,滋阴熄风。

血虚生风 久病血虚,或者急、慢性失血,营血亏虚,筋脉失养,血络不荣,常见眩晕面白,肢体麻木不仁,筋肉跳动,甚则手足拘挛不伸,皮肤瘙痒,爪甲不荣等症,治取四物汤,养血祛风。

血瘀、痰浊生风 血瘀生风,痰浊生风临床提得比较少,但是确实存在。王清任《医林改错》言:“中风半身不遂,偏身麻木是由气虚血瘀而成”其言血瘀而致中风,杨仁斋指出“瘀滞不行,皆能眩晕”血瘀亦可导致眩晕,此外朱丹溪有言“无痰不作眩”,而中风,眩晕皆为内风之象,此处内风乃为血瘀、痰浊久积而化。临床上应该根据具体病证遣方选药,如血瘀生风可用血府逐瘀汤化裁,痰浊生风可用温胆汤加减,随证施治。

五脏六腑风病 五脏六腑风病主要见于《素问·风论》,另外也散见于《素问·评热病论》、《素问·大奇论》等篇中。《内经》虽然没有给出每种风病的具体治疗方药,但是却将每个风病的具体症状详尽记载,如论及脾风的症状为“多汗恶风,身体怠惰,四肢不欲动,色薄微黄,不欲食,诊在鼻上,其色黄”,此症与《伤寒论》中太阴中风病所述之症极为相似,可以应用桂枝汤治疗,其他脏腑风病皆可变通而治。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金沙国际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浅说风为百病之长,中风病与其说是外风不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