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金沙国际官方网站

三仁汤加味治疗顽固便秘,介绍施今墨治胃病的

该患喜食辛辣,更有嗜酒之好。因其饮食不节,而致胃脘胀满,纳呆、恶心,呕吐,泄泻。经当地医院静脉输液用药后,恶心、呕吐、泄泻消失,而余证不减。医生予中药治疗,先后服药40剂,胃胀、纳呆虽然缓解,而口干、口渴加重。

治法:清热化湿,通腑泄热。

组方:沙参15克,麦冬15克,天花粉20克,当归15克,生地25克,枸杞子15克,川楝子15克,茵陈8克,生麦芽25克,炙甘草10克。5剂,水煎,早晚温服。

施今墨(1881-1969),是我国近代著名的中医专家,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施老在中医学术上取得了极高的成就。是近代中医的领袖人物之一。为继承其宝贵经验,经门人整理,已出版《施令墨临床经验集》、《施今墨时药临床经验集》等书。下面介绍施老治胃病的经验。寒宜温:溃疡病易见寒象,如胃脘冷痛,畏食冷物,后背自觉寒凉,遇寒则引发胃胀疼痛,治宜温药和之,用辛开温散之法。常用方剂如良附丸、姜附汤、理中汤之类。习用药品有荜茇、吴茱萸、刀豆子、附子、肉桂、蜀椒、荜澄笳、草豆蔻、干姜等。热宜清:胃中有实热,如口干,舌燥,喜冷饮,大便燥结,舌苔黄厚,甚至色黑而干,治宜寒折。常用方剂如三黄石膏汤、龙胆泻肝汤、三黄泻心汤之类。习用药品有栀子、知母、生石膏、龙胆草、黄芩、黄连等。虚宜补:久病多虚,食欲不振,纳食不消,全身乏力等,治宜补益。但脾胃虚弱,不宜蛮补,补之不当,易生胀满,更不思食。常用方剂如四君子汤、参苓白术散之类。习用药品有人参、黄芪、山药、莲肉、白扁豆、芡实、薏苡仁、生谷芽等。 实宜消:食积不消,症见胃脘胀满,纳食无味,暖气,口臭等。常用方剂如保和丸、木香槟榔丸类。习用药品有枳实、枳壳、槟榔、神曲、鸡内金、厚朴、陈皮、山楂、炒麦芽等。痛宜通:“不通则痛”,通有通气、通血之别,亦有寒通、温通之分,胃脘痛治宜温通。施氏常用方剂是正气天香散、沉香升降汤、九气拈痛散、手拈散等。气分药品有沉香、檀香、藿香、丁香、沉香、香附、乌药、青皮、陈皮、厚朴、木香、砂仁、豆蔻等。血分药品有乳香、没药、延胡索、丹参、五灵脂、血竭、降香、三棱、莪术、三七、红花、桃仁、蒲黄、郁金等。呕逆宜降:胃气上逆,时见呕恶,或呃逆频频,治宜使胃气下行为顺。常用方剂如旋覆代赭汤、丁香柿蒂汤、橘皮竹茹汤等。习用药品有陈皮、半夏、白扁豆、生姜、苏叶、藿香、代代花、佩兰叶等。嘈杂宜和:寒热火杂常见胃脘嘈梨、吞酸、胀闷、烧心、暖气等,治宜寒热药并用。常用方剂如左金丸、半夏泻心汤之类。习用药品有黄芩配半夏、干姜配黄连、吴茱萸配黄连等。津枯宜生:脾胃弱,津液枯则毫无食欲,口干不能多饮,胃酸缺乏,治宜养阴生津。常用方剂如麦门冬汤类。习用药品以西洋参为最好,其他尚有石斛、沙参、荷叶、绿萼梅等。叶天士用乌梅配木瓜治胃阴枯涸、津液不生颇验,此两药对胃酸缺乏甚效。 典型病例病例一:方某,男,52岁。患胃脘痛十余年,时发时止,饮食失调或遇凉或饥饿则发作,得食稍缓。平素喜热饮,经某医院检查,诊断为消化性溃疡病。3日前,不慎于食,又复感寒,以致引发旧疾.脘痛不休,暖气频频,泛酸,有时食后欲呕,嘈杂不适,热敷减轻,但不能止,影响睡眠,身倦少力,大便微溏,舌苔薄自,脉沉细。胃阳久虚,寒滞阻于中宫,胃气不得和降。宜用温中、散寒、理气为治。处方:干姜炭、高良姜、白檀香、姜厚朴、制附子备5克,砂仁、炙甘草、自蔻仁各3克,代赭石12克,旋覆花6克,刀豆子12克,白术、党参各l0克,二诊:服药5剂,1周未发疼痛,食量稍加,但有时仍觉胃脘不适,大便日1次,原方加减。处方:制附片6克,茯苓块、白术各10克,党参12克,干姜炭、川厚朴、炙甘草5克,砂仁、自蔻仁各3克,代赭石12克,旋覆花6克,高良姜5克,陈皮炭6克,另丁香、檀香各1.8克,研极细粉,分2次冲服。服完5剂,诸症消失。病例二:吴某,男,45岁。经商十余年,往来南北,饮食起居无有定时,食欲渐减,遂至不知饥饿,纵有佳肴,亦不欲食。懒言、倦怠,精神大不如前。舌苔薄白,脉缓而细。脾胃为后天之本,入受水谷之气以生,劳倦思虑,耗伤津液,以致脾胃失调,运化功能紊乱,致使胃纳呆滞,拟调气机、养胃阴、生津液为治。处方:谷芽、麦芽、鸡内金、白术、绿萼梅、宣木瓜、北沙参各10克,金石斛12克,乌梅肉5克,炒荷叶6克,二诊:服8剂,能稍进饮食,精神较好。前方连服15剂,症状消失。

三诊:药后大便得以通畅,中间舌面乳头复生,隐隐而现,诸症明显好转,脉细数。原方去石膏、莱菔子、代赭石,药量略予增减,又进10剂,舌面转淡红鲜明,舌体柔软,苔薄白滋润,诸症若失。

三诊:药进5剂,诸症大减,舌质淡红,苔黄略腻,大便日行1次。继予上剂,随症略予加减,先后用药18剂,该患饮食倍增,自感身轻神爽,气力大增,一若常人,数月顽疾告愈。嘱其调以饮食,以善其后。

组方:沙参15克,麦冬15克,生地20克,当归15克,川楝子10克,天花粉20克,枸杞子15克,炒枣仁15克,柏子仁15克,五味子10克,炙甘草10克。5剂,每剂水煎早晚温服。

金某某,男,46岁,朝鲜族,2012年3月26日初诊。

诊断:湿热中阻,燥热内结型之便秘。

按:胁痛是以一侧或两侧胁肋疼痛为主要表现的病证。胁痛者多责之肝胆二经,以其二经之脉皆循胁肋故也。其治常以疏肝理气,活血通络,清热化湿为法。然其证病因不同,寒热虚实有别,且不可概论,临证当以辨其气血为关键。

证属长期服食辛热燥烈,或苦寒之品,又因用药不当,或治不如法,而致胃阴大伤。吴塘云:“欲复其阴,非甘凉不可”,正系此疾。予沙参15克,麦冬15克,石斛15克,天花粉25克,生地25克,石膏25克,白芍15克,炙甘草10克,五味子10克,厚朴20克,麦芽25克,5剂,每日1剂,水煎早晚温服。

处方:杏仁15.0g,白豆蔻15.0g,薏米40.0g,半夏10.0g,黄芩10.0g,藿香15.0g,防风15.0g,栀子10.0g,石膏30.0g,枳实15.0g,厚朴20.0g,大腹皮30.0g,莱菔子35.0g,火麻仁60.0g,旋覆花15.0g,代赭石30.0g,柿蒂15.0g,炙甘草10.0g,大枣10枚。5剂。每剂水煎早晚服。嘱其饮食宜清淡,戒酒,禁食辛辣及油腻之品。

组方:沙参15克,麦冬15克,当归15克,生地25克,枸杞子15克,川楝子15克,茵陈8克,生麦芽25克,莱菔子30克,代赭石30克,炙甘草10克。3剂,水煎,早晚温服。嘱其调情志,忌辛辣之味。

按该患过食辛热燥烈,医者复用药香燥或苦寒,香燥者易伤阴液,苦寒者必伐生机,日久而致胃阴亏虚,津液不得上承,而现胃阴不足、阴虚内热之诸症,叶天士云:“太阴阴土,得阳始运,阳明阳土,得阴自安。”治宜甘凉柔润之品,药予生地、麦冬、天花粉、石膏养阴清热、生津润燥;沙参、石斛养阴生津益胃;白芍、炙甘草、五味子酸甘化阴,补中缓急;厚朴、麦芽行气消食健胃。二诊加莱菔子、代赭石以理气降逆通便。甘凉相伍,甘则能通,凉而能润,润而不腻,养而不燥,津液来复,胃气得以下行,下行则通,“通即是补”。诸品冲和润泽,若雾露之溉,故其证乃愈。

时珍云:酒乃“纯阳之物也”,其性燥热,升阳发散,“痛饮则伤身耗血,损胃亡精,生痰动火。”《灵枢》云:“……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该患素有喜食辛辣,过食肥甘,嗜酒之好。日久致使脾胃损伤,运化失司,食积为滞,饮聚为痰,蕴久生热,湿热化燥,燥热内结,下干肠道而成实。方以杏仁、黄芩宣上焦气分之湿热;半夏、白豆蔻燥湿和胃;薏米淡渗利湿;藿香、防风芳透化浊;栀子、石膏清热泻火;枳实、厚朴、大腹皮行气导滞,消除胀满;莱菔子、火麻仁理气消胀,润肠通便;旋覆花、代赭石、柿蒂重镇以降逆(张锡纯云:代赭石有通便之功效);炙甘草、大枣调和诸药,补益中气,以防旋覆花、代赭石、柿蒂重镇降逆太过。药已中的,二诊守方去旋覆花、柿蒂、大枣,意在继续清泄余邪湿热。诸药相伍,上焦得宣,中焦得畅,下焦通利,三焦气机通畅,清阳升,浊阴降,升降相因,气机调畅,邪热得泄,热结消散。

辨证:肝阴不足,血虚不能濡养肝络而致胁痛,再进疏肝理气,活血通络之剂,更耗气伤血,耗伤肝阴。治宜滋水涵木,以柔其刚。方以一贯煎加减。

刻诊:胃痛隐隐,口干咽燥,口渴、喜冷饮、心烦、夜卧不安,大便干结,舌质红、舌面无苔,中间舌面光滑,欲成镜面,脉细数。

二诊:药后口黏腻,口干、胃脘痞满大减,口甜、嗳气消失,饮食已知味,大便两日1行。舌质淡红,黄腻苔渐退,脉滑数。药已中的,守方去旋覆花、柿蒂、大枣,继进5剂,每剂水煎早、晚分服。

刻诊:右胁下隐隐作痛,其痛绵绵不休。头晕,两目干涩,口干咽燥,晨时口苦,心中烦热,胃胀,大便干,数日一行。苔薄黄中剥,脉弦细数。

二诊:药尽5剂,口干咽燥,口渴大减,胃脘得舒,中间舌面已转红润,然大便仍干燥,脉细数略滑。原方减石膏为20克,加莱菔子30克,代赭石30克,3剂,每日1剂,水煎早晚温服。

宋某某,男,67岁,2018年4月11日初诊。自诉有嗜酒之好,平素更喜食辛辣肥甘,半年前罹患大便秘结之疾。大便常七、八日一行,排出困难,痛苦不堪,常借助开塞露通便。曾服用多种通便之剂,或收一时之效,继而诸症如初,便结已成顽疾。刻诊:口黏腻有异味,口甜、口渴、纳呆,身困重乏力,胃脘痞满,嗳气,大便已数日未行。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苔黄厚腻,脉弦滑。

金某,男,47岁,2014年5月12日初诊。

三诊:患者服用7剂,药后胁痛、胃胀、晨时口苦消失,口干大减,惟睡眠欠佳,舌红少苔,脉细数。继进原方,适加养血安神之品。

5剂药尽,患者诸症消失,饮食如初,入睡酣畅,精神备增,嘱其以膳食以善其后。

主诉:右胁下痛3个月。患者右胁下疼痛,时有头晕,两目干涩,口干咽燥,晨时口苦,每因劳累或情志不遂而疼痛加重。曾先后去过多家医院就诊,经查各项理化检查均正常,西医诊断为“肋间神经痛”,服西药治疗其效不显。后来服用疏肝理气中药20余剂,初服疼痛缓解,继服疼痛如初。

故重用生地滋阴养血,以补肝肾;沙参、麦冬、当归、枸杞子滋阴养血生津以柔肝;佐川楝子以疏泄肝木。更加天花粉以清热生津;茵陈“清肝胆之热,理肝胆之郁”,以升少阳之气;生麦芽“助肝木疏泄以行肾气”;代赭石、莱菔子降逆开壅,消胀除满,调畅脏腑之气化,使腑气得通,适得其平;后增养心阴,益肝血诸品以宁心安神。证因明辨,治有遵循,矢的相贯,药用清滋柔润,以驯其刚悍之气,故此案终以一贯煎加减,滋水涵木而收功。

本案患者乃阴虚血燥,经脉失养,脉络绌急而致胁下作痛。治宜滋水涵木,以柔其刚。医者不查虚实,反投疏肝理气,活血通络之剂,致使气血耗伤,虚者更虚。张山雷曾云:“但气之所以滞,本由液之不能充,芳香气药,可以助运行,而不能滋血液。且香者必燥,燥更伤阴,频频投之,液尤耗而气尤滞,而无不频频发作,日以益甚,而香药气药,不足恃矣。”

二诊:药后右胁下疼痛大减,口干缓解,大便通畅,饮食大增,诸恙亦平。舌红苔薄黄中剥,脉弦细数。患者阴虚伤津之象仍在,守方加减,再增清热养阴之品。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医中药,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仁汤加味治疗顽固便秘,介绍施今墨治胃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