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金沙国际官方网站

不治痰而治气,肃肺降逆法的历史演进

肃肺降逆法乃着重运用平金下气、宽胸利膈的方药,治疗肺失清肃、气机愆滞的病理变化。

古人云:“见痰不治痰,见血不治血,识得个中趣,方为医中杰”,见病治病,易落于下乘,中医治病讲究辨证论治,明辨气机升降失常,有的放矢才能取得真效,本文讲述为医善治痰者,必善治气而避治痰,补气、化气、理气、降气,灼见真知,明例示范。

《丹溪心法》云:“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这里指出了理气化痰的重要意义。我们在临证中遇到很多病证与痰有关,所以“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也就是说,治气是治疗痰证的关键一环。

痰由多种原因而致,但总责之脏腑功能失调,气机升降失常。所以治痰以治气为先,从补气、化气、理气、降气四着手,常可获较好的疗效,临证中诸多验案都说明了此理。

关于本法所主治的疾患,早在《内经》中就有明确记述。如《灵枢·经脉》篇说:“肺手太阴之脉……是动则病肺胀满,膨膨而喘咳。”《素问·藏气法时论》云:“肺病者,喘咳逆气”。《灵枢·本神》篇进而指出:“肺气虚则鼻塞不利,少气”,而“实则喘喝,胸盈仰息。”《素问·调经论》亦曰:“气有余则喘咳上气。”该书虽未载录具体方药,但对肃肺降逆之法主治的肺气壅遏、金令不行病证,显然作了原则性的提示。

痰由多种原因而致,但总责之脏腑功能失调,气机升降失常。所以治痰以治气为先,从补气、化气、理气、降气四着手,常可获较好的疗效,临证中诸多验案都说明了此理。

痰与气关系密切

《丹溪心法》云:“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这里指出了理气化痰的重要意义。我们在临证中遇到很多病证与痰有关,所以“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也就是说,治气是治疗痰证的关键一环。

《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中主治咳逆上气“不得息”的葶苈大枣泻肺汤,堪称开泄肃肺降逆法的先河。是方法度谨严,示人规范。

《丹溪心法》云:

痰是人体内的一种病理性产物,亦是一种致病物质,诸多疑难杂症每责之于痰,故有“怪病责之于痰”,“百病皆由痰作祟”之说。《类证治裁》云:“饮唯停蓄肠胃,痰则随气升降,遍身皆到,在肺则咳,在胃则呕,在心则悸,在头则眩,……变幻百端,昔人所谓怪病多属痰,暴病多属火也。”此处较详细地指出了痰饮随气升降引起的诸多病症。其中治气一法,能保持或恢复机体正常的气化功能,令全身之津液输布正常,是治痰的重要原则。

痰与气关系密切

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气病诸候》对肺气上逆形成的喘、哮病证有精辟阐述:“肺主于气,邪乘于肺则肺胀,胀则肺管不利,不利则气道涩,故气上喘逆,鸣息不通。”“肺病令人上气,兼胸膈痰满,气机壅滞,喘息不调,致咽喉有声,如水鸡之鸣也。”

“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

痰由多种原因而致,但随气病而生者较多。在人体中,气属功能活动,痰乃水津所化。在正常情况下,“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津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矣”。若脏腑功能失调,水津不布,必致津液停蓄而生痰。如肺气失宣,水不布散,则气壅为痰;肝气郁结,疏泄失职,则气滞成痰;脾失运化,水不转输,则水湿停聚,凝而成痰;肾气虚衰,蒸化失职,则水泛为痰;三焦壅滞,气化失司,则气结生痰。《杂病广要》云:“人之一身,无非血气周流,痰亦随之。夫痰者,津液之异也,流行于上,则为痰饮。散周于下者,则为津液,其所以使之流行上下者,亦气使之然耳。大抵气滞则痰壅,气行则痰行。”又云“人之气道贵乎顺,顺则津液流通,决无痰饮之患,一失其宜则气道壅塞,停饮聚于膈上,结而成痰。”可见痰的产生无不与气有关。

痰是人体内的一种病理性产物,亦是一种致病物质,诸多疑难杂症每责之于痰,故有“怪病责之于痰”,“百病皆由痰作祟”之说。《类证治裁》云:“饮唯停蓄肠胃,痰则随气升降,遍身皆到,在肺则咳,在胃则呕,在心则悸,在头则眩,……变幻百端,昔人所谓怪病多属痰,暴病多属火也。”此处较详细地指出了痰饮随气升降引起的诸多病症。其中治气一法,笔者以为能保持或恢复机体正常的气化功能,令全身之津液输布正常,是治痰的重要原则。

唐代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王焘《外台秘要》等著作,以广搜搏采为特点,保留了古代医家不少的宝贵经验。如《备急千金要方》记述“积风冷嗽,兼气逆鸣”之候,选用杏仁、紫菀等组伍的方剂施治,足见以一代宗师孙思邈为代表的隋唐医家对本法的重视。

这里指出了理气化痰的重要意义。我们在临证中遇到很多病证与痰有关,所以“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也就是说,治气是治疗痰证的关键一环。

气病可生痰,痰亦可阻气,两者互为因果。如肺炎喘嗽患者,由于外邪袭肺,肺气失宣,津液不能敷布,停积为痰,而见咳喘,喉中痰鸣。若痰浊未能及时排除和消散,必内留于肺,遏阻肺气,令壅者愈壅,如此循环,促使喘咳痰鸣加重。由是观之,治痰治气尚有非常重要的临床意义。

痰由多种原因而致,但随气病而生者较多。在人体中,气属功能活动,痰乃水津所化。在正常情况下,“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津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矣”。若脏腑功能失调,水津不布,必致津液停蓄而生痰。如肺气失宣,水不布散,则气壅为痰;肝气郁结,疏泄失职,则气滞成痰;脾失运化,水不转输,则水湿停聚,凝而成痰;肾气虚衰,蒸化失职,则水泛为痰;三焦壅滞,气化失司,则气结生痰。《杂病广要》云:“人之一身,无非血气周流,痰亦随之。夫痰者,津液之异也,流行于上,则为痰饮。散周于下者,则为津液,其所以使之流行上下者,亦气使之然耳。大抵气滞则痰壅,气行则痰行。”又云“人之气道贵乎顺,顺则津液流通,决无痰饮之患,一失其宜则气道壅塞,停饮聚于膈上,结而成痰。”可见痰的产生无不与气有关。

宋代《圣济总录》所载方药既多,论证亦颇精详。如该书“肺气喘急门”谓:“盖肺为五脏之华盖……气道奔迫,肺叶高举,上焦不通,故喘急不得安卧。”杨士瀛所著《仁斋直指方论·喘嗽》明确揭示上焦喘咳一类疾患,主要属于肺系的病变,应明确定位。他说:“肺主气也,一呼一吸,上升下降,荣卫息数,往来流通,安有所谓喘?惟夫邪气伏藏,痰涎浮涌,呼不得呼,吸不得吸,于是上气促急,填塞肺脘,激乱争鸣,如鼎之沸,而喘之形状具矣。”从他描述的见症来看,显属痰浊迫肺,清肃失司,降下乏权使然。至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记载的苏子降气汤诸方,实发前人之未发,堪属本法的楷模。

痰与气关系密切

治痰以治气为先

气病可生痰,痰亦可阻气,两者互为因果。如肺炎喘嗽患者,由于外邪袭肺,肺气失宣,津液不能敷布,停积为痰,而见咳喘,喉中痰鸣。若痰浊未能及时排除和消散,必内留于肺,遏阻肺气,令壅者愈壅,如此循环,促使喘咳痰鸣加重。由是观之,治痰治气尚有非常重要的临床意义。

元代医家朱丹溪在《脉因证治》中指出喘有“虚实”,虚喘有肾抑或肺虚之分,实喘乃“肺实气盛”使然。故虚喘宜以补肾益肺为主,实喘则务必泻肺气之逆。

痰是人体内的一种病理性产物,亦是一种致病物质,诸多疑难杂症每责之于痰,故有“怪病责之于痰”,“百病皆由痰作祟”之说。《类证治裁》云:

临证中诸多验案说明,治痰治气从补气、化气、理气、降气四个方面着手,可获比较好的疗效。

治痰以治气为先

明代著名医家张介宾为了临床上正确运用肃肺降逆法,对本法主治的证候特点、临床征象进行了深入研究。《景岳全书·喘促》全面地论述了肺失肃降,金令不展,气机上迫,必然表现为“气长而有余……胸胀气粗,声高息涌,膨膨然若不能容,惟呼出而快”等象,这对使用本法颇具指导意义。还有《医学入门》研制的定喘化痰丸、《奇效良方》制定的定肺汤、《韩氏医通》精研的三子养亲汤等,均属肃肺降气的代表方剂,迄今仍为广大医家所习用。

“饮唯停蓄肠胃,痰则随气升降,遍身皆到,在肺则咳,在胃则呕,在心则悸,在头则眩,……变幻百端,昔人所谓怪病多属痰,暴病多属火也。”

补气

临证中诸多验案说明,治痰治气从补气、化气、理气、降气四个方面着手,可获比较好的疗效。

清代医家在前人丰富实践的基础上,大大地拓展了本法的临床应用,使肃肺降逆法的证治内容更趋完善。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进一步把哮喘的证治总结为“在肺为实,在肾为虚”,颇为扼要。而张聿青、蒋宝素对此又有补充,并对治痰加以强调。谓“在肺为实,在肾为虚,此指气而言,非关于痰也”,治应肃降下气为先。果属“喘因痰作”,则“欲降肺气,莫如治痰”了。这些认识很有见地,对指导临床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此处较详细地指出了痰饮随气升降引起的诸多病症。其中治气一法,笔者以为能保持或恢复机体正常的气化功能,令全身之津液输布正常,是治痰的重要原则。

即扶助正气,增强机体抗病能力,亦属治本之法。因痰随气行,亦随气化,气足则津化,气衰则津停,因而成痰。在临床上若属正气不足而兼痰者,每于化痰之中少佐以补气之品,可促使痰液的顺利排除。补气包括补脾气、补肺气二法。肺主气而布津液,若肺气虚哀,不能布散津液,则必生痰浊,治宜补肺气以祛痰涎,如生姜甘草汤中取人参、甘草补益肺气,令其排痰有力。脾主运化,为生痰之源。若脾气虚弱,运化无力,必致痰浊内生而见短气乏力,脘闷痰多,便溏之症,治宜健脾补气以祛痰涎,如六君子汤中取人参、白术、茯苓,增强脾胃运化功能以杜绝生痰之源,故有“脾胃健运自无痰”之说。

补气

王孟英在学术上汇集众家之长,其学术思想的中心内容之一即体现在“气化枢机”方面。他在《归砚录》中强调“万物之所,为生者,必由气。气者,金也,乃知金者受气居先,所以金为气母。五行以气为主,是以五行之序以金为首也。”显然,王孟英从肺主治节立论,尊肺为诸气之枢,若肺气通调则全身气机畅达;肺失肃降则脏腑经络气化逆常,于是一身气机痹阻,咳、喘、哮、胀诸症由之而生,必须“但与舒展气机”,“伸其治节,俾浊气下趋”,“诸恙自瘳”。所论精湛,殊堪效法。

痰由多种原因而致,但随气病而生者较多。在人体中,气属功能活动,痰乃水津所化。在正常情况下,

化气

即扶助正气,增强机体抗病能力,亦属治本之法。因痰随气行,亦随气化,气足则津化,气衰则津停,因而成痰。在临床上若属正气不足而兼痰者,每于化痰之中少佐以补气之品,可促使痰液的顺利排除。补气包括补脾气、补肺气二法。肺主气而布津液,若肺气虚哀,不能布散津液,则必生痰浊,治宜补肺气以祛痰涎,如生姜甘草汤中取人参、甘草补益肺气,令其排痰有力。脾主运化,为生痰之源。若脾气虚弱,运化无力,必致痰浊内生而见短气乏力,脘闷痰多,便溏之症,治宜健脾补气以祛痰涎,如六君子汤中取人参、白术、茯苓,增强脾胃运化功能以杜绝生痰之源,故有“脾胃健运自无痰”之说。

李用粹尤注重肃降肺气,以浚源利尿。《证治汇补·癃闭》论及癃闭时明确指出:“一身之气关于肺,肺清则气行,肺浊则气壅,故小便不通……宜清金降气为主。”盖上源不清,气道失展,通调乏利,水道受阻,累及膀胱,故发为癃闭,而下病取上,专于治肺,肺气顺则膀胱之气化顺,自可排尿恒常。

“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津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矣”。

即温化阳气。此法属治本之法,其能使体内外阳气升发,促进气机通畅,令全身的气化功能复常。体内阳气不振,水津不化,必内停为痰,故治必以化气为先,化气包括温脾气、暖肾气二法。温脾气者,苓桂术甘汤、理气化痰丸是也。二方桂枝、干姜能暖脾胃之气,协助气化,令脾胃温运功能复常。痰饮其标在肺,其制在脾,其本在肾,若肾气虚衰,水不归源,泛而为痰,治当宗仲景“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的方法,以《金匮》肾气丸温暖肾气,方中附桂具有生少火而化气行水的作用,此乃“烈日一照,阴霾自散”是也。

化气

综上所述,从《内经》以降,历汉、唐、宋、元而至明、清,历代医家在《内经》理论的基础上,通过长期临床实践,不断充实、发展和完善了肃肺降逆大法的内涵,积累了宝贵的经验。目前,肃肺降逆法用于呼吸、消化、泌尿、神经、血液等系统的病变,尤其对诸如支气管哮喘、慢性喘息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源性心脏病等常见的阻塞性肺部疾病用之尤广。

若脏腑功能失调,水津不布,必致津液停蓄而生痰。如肺气失宣,水不布散,则气壅为痰;肝气郁结,疏泄失职,则气滞成痰;脾失运化,水不转输,则水湿停聚,凝而成痰;肾气虚衰,蒸化失职,则水泛为痰;三焦壅滞,气化失司,则气结生痰。《杂病广要》云:

理气

即温化阳气。此法属治本之法,其能使体内外阳气升发,促进气机通畅,令全身的气化功能复常。体内阳气不振,水津不化,必内停为痰,故治必以化气为先,化气包括温脾气、暖肾气二法。温脾气者,苓桂术甘汤、理气化痰丸是也。二方桂枝、干姜能暖脾胃之气,协助气化,令脾胃温运功能复常。痰饮其标在肺,其制在脾,其本在肾,若肾气虚衰,水不归源,泛而为痰,治当宗仲景“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的方法,以《金匮》肾气丸温暖肾气,方中附桂具有生少火而化气行水的作用,此乃“烈日一照,阴霾自散”是也。

大量实验研究证实,本法有良好的祛痰功效,可使呼吸道分泌量增加,痰液稀释,而易于排出;抑制咳嗽中枢,或作用于外周,产生末梢性镇咳效应;缓解支气管平滑肌痉挛,呈现显著的支气管松弛作用;减少气道阻力,而令呼吸道通畅,肺灌流量增加;具有抗炎、抗过敏效应,对其炎症反应及变态反应均有较强的抑制效果。同时,肃肺降逆法尚有明显的强心利尿作用,可使心肌收缩力加强,心率减慢,对衰竭的心脏可增加输出量,降低肺静脉压,从而有利于控制心衰。此外,还有温和地刺激胃肠蠕动,排除消化道积气,促进胃液分泌,增强消化功能等多方面的功效。

“人之一身,无非血气周流,痰亦随之。夫痰者,津液之异也,流行于上,则为痰饮。散周于下者,则为津液,其所以使之流行上下者,亦气使之然耳。大抵气滞则痰壅,气行则痰行。”

即通畅气机。此法有利于使机体气机壅滞的症状改善,令痰浊自动随气的运行而消散和排除。理气包括宣肺气、理脾气、疏肝气等法。肺气主宣,宜通不宜壅,壅则肺气郁而生痰。倘若肺气不宣、痰浊内阻,见咳嗽痰多,胸膈胀满之症,宜选桔梗枳壳汤(《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合二陈汤宣肺理气以祛痰,旨取枳壳、桔梗、陈皮宣通肺气,促使肺主气和主治节、通调水道的功能正常发挥,以保持全身的气化功能正常。脾主升运而化精微。若脾胃气滞,升运失调,精微不行,留而化痰,致脘闷痰多,头重身困,可以顺气化痰汤(《时病论》)、平陈汤(《汤头歌诀白话解》)等理气健脾以消痰。其中苍术、陈皮、厚朴、木香等能调畅脾胃气机,令其升降复常,精微运化。肝主疏泄而恶抑郁,郁则气机不通,水津必随气结而为痰。若见脘胁胀闷痰多,或身起痰核等症,宜选越鞠丸、二陈汤加柴胡、郁金或加香附、白芥子等疏理气以祛痰,方以柴胡、郁金、香附疏肝解郁、调畅气机,促使痰的消散,此所谓“气顺则痰自消”。

理气

又云

降气

即通畅气机。此法有利于使机体气机壅滞的症状改善,令痰浊自动随气的运行而消散和排除。理气包括宣肺气、理脾气、疏肝气等法。肺气主宣,宜通不宜壅,壅则肺气郁而生痰。倘若肺气不宣、痰浊内阻,见咳嗽痰多,胸膈胀满之症,宜选桔梗枳壳汤(《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合二陈汤宣肺理气以祛痰,旨取枳壳、桔梗、陈皮宣通肺气,促使肺主气和主治节、通调水道的功能正常发挥,以保持全身的气化功能正常。脾主升运而化精微。若脾胃气滞,升运失调,精微不行,留而化痰,致脘闷痰多,头重身困,可以顺气化痰汤、平陈汤(《汤头歌诀白话解》)等理气健脾以消痰。其中苍术、陈皮、厚朴、木香等能调畅脾胃气机,令其升降复常,精微运化。肝主疏泄而恶抑郁,郁则气机不通,水津必随气结而为痰。若见脘胁胀闷痰多,或身起痰核等症,宜选越鞠丸、二陈汤加柴胡、郁金或加香附、白芥子等疏理气以祛痰,方以柴胡、郁金、香附疏肝解郁、调畅气机,促使痰的消散,此所谓“气顺则痰自消”。

“人之气道贵乎顺,顺则津液流通,决无痰饮之患,一失其宜则气道壅塞,停饮聚于膈上,结而成痰。”

是引痰下行的一种治疗方法。因“痰之为物,随气而行,无处不到”。若气机上逆,往往痰随气上而为病。故凡痰在上部的病变可用降气祛痰法治之。降气包括降肝气、降肺气、降胃气等法。若肝郁侮肺,气机不利,津聚成痰,痰搏气结,逆于咽喉,见咽中如有炙脔,吞之不下,咯之不出之症,可投香苏散合半夏厚朴汤加旋覆花、代赭石等理气宣肺、降逆祛痰,旨在痰随气降。肺主宣肃而通调水道,若素有留饮,聚胃关肺,阻碍肺气下降,见上气喘逆,胸痞痰多等症,宜以苏子降气汤、三子养亲汤治之,取苏子、莱菔子降肺气以强攻涎。胃气主降,若中焦痰盛,痰随胃气上逆而致眩晕呕吐,痰涎清稀,宜选小半夏加茯苓汤合泽泻汤,以降逆和胃以祛痰。

降气

可见痰的产生无不与气有关。

临证中,气病生痰有虚实寒热之分,虚则湿运无力,津聚成痰,实则气机壅滞,津停为痰,“苟气失其清肃而过于热,则津液受邪火煎熬,转为稠浊,或气失其温和而过于寒,则津液因寒积滞,渐至凝结,斯成痰矣”。因此在治疗的同时,还须按辨证论治的原则,求气之虚实寒热而治之。总之,治痰宜以治气为先,在治气的同时,还须依据痰的性质,选择合适的方药。若治痰与治气二者配伍得当,方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是引痰下行的一种治疗方法。因“痰之为物,随气而行,无处不到”。若气机上逆,往往痰随气上而为病。故凡痰在上部的病变可用降气祛痰法治之。降气包括降肝气、降肺气、降胃气等法。若肝郁侮肺,气机不利,津聚成痰,痰搏气结,逆于咽喉,见咽中如有炙脔,吞之不下,咯之不出之症,可投香苏散合半夏厚朴汤加旋覆花、代赭石等理气宣肺、降逆祛痰,旨在痰随气降。肺主宣肃而通调水道,若素有留饮,聚胃关肺,阻碍肺气下降,见上气喘逆,胸痞痰多等症,宜以苏子降气汤、三子养亲汤治之,取苏子、莱菔子降肺气以强攻涎。胃气主降,若中焦痰盛,痰随胃气上逆而致眩晕呕吐,痰涎清稀,宜选小半夏加茯苓汤合泽泻汤,以降逆和胃以祛痰。

气病可生痰,痰亦可阻气,两者互为因果。如肺炎喘嗽患者,由于外邪袭肺,肺气失宣,津液不能敷布,停积为痰,而见咳喘,喉中痰鸣。若痰浊未能及时排除和消散,必内留于肺,遏阻肺气,令壅者愈壅,如此循环,促使喘咳痰鸣加重。由是观之,治痰治气尚有非常重要的临床意义。

总之,古今医家皆重视痰饮治本的问题,意识到攻伐虽有一时之效,但也流弊不少,何况一旦滥用,正气削弱,难以恢复,患者因此而不起。《临证指南医案》指出:“古人不究标本,每著消痰之方,立消痰之论甚多。后人遵其法而用之,治之不验,遂有称痰为怪病者矣。不知痰乃病之标,非病之本也。善治者治其所以生痰之源,则不消痰而痰自无矣。”行气、理气应视为治痰的基础,如严用和指出:“人之气道贵乎顺,顺则津液流通,决无痰饮之患。”所以朱丹溪指出:“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其中“不治痰而治气”一语,实为治痰之妙谛。

临证中,气病生痰有虚实寒热之分,虚则湿运无力,津聚成痰,实则气机壅滞,津停为痰,“苟气失其清肃而过于热,则津液受邪火煎熬,转为稠浊,或气失其温和而过于寒,则津液因寒积滞,渐至凝结,斯成痰矣”。因此在治疗的同时,还须按辨证论治的原则,求气之虚实寒热而治之。总之,治痰宜以治气为先,在治气的同时,还须依据痰的性质,选择合适的方药。若治痰与治气二者配伍得当,方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治痰以治气为先

总之,古今医家皆重视痰饮治本的问题,意识到攻伐虽有一时之效,但也流弊不少,何况一旦滥用,正气削弱,难以恢复,患者因此而不起。《临证指南医案》指出:“古人不究标本,每著消痰之方,立消痰之论甚多。后人遵其法而用之,治之不验,遂有称痰为怪病者矣。不知痰乃病之标,非病之本也。善治者治其所以生痰之源,则不消痰而痰自无矣。”行气、理气应视为治痰的基础,如严用和指出:“人之气道贵乎顺,顺则津液流通,决无痰饮之患。”所以朱丹溪指出:“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其中“不治痰而治气”一语,实为治痰之妙谛。

临证中诸多验案说明,治痰治气从补气、化气、理气、降气四个方面着手,可获比较好的疗效。

补气治痰

即扶助正气,增强机体抗病能力,亦属治本之法。因痰随气行,亦随气化,气足则津化,气衰则津停,因而成痰。在临床上若属正气不足而兼痰者,每于化痰之中少佐以补气之品,可促使痰液的顺利排除。补气包括补脾气、补肺气二法。

补脾气

肺主气而布津液,若肺气虚哀,不能布散津液,则必生痰浊,治宜补肺气以祛痰涎,如生姜甘草汤中取人参、甘草补益肺气,令其排痰有力。脾主运化,为生痰之源。

补肺气

若脾气虚弱,运化无力,必致痰浊内生而见短气乏力,脘闷痰多,便溏之症,治宜健脾补气以祛痰涎,如六君子汤中取人参、白术、茯苓,增强脾胃运化功能以杜绝生痰之源,故有“脾胃健运自无痰”之说。

化气治痰

即温化阳气。此法属治本之法,其能使体内外阳气升发,促进气机通畅,令全身的气化功能复常。体内阳气不振,水津不化,必内停为痰,故治必以化气为先,化气包括温脾气、暖肾气二法。

温脾气

温脾气者,苓桂术甘汤、理气化痰丸是也。二方桂枝、干姜能暖脾胃之气,协助气化,令脾胃温运功能复常。痰饮其标在肺,其制在脾,其本在肾。

暖肾气

若肾气虚衰,水不归源,泛而为痰,治当宗仲景“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的方法,以《金匮》肾气丸温暖肾气,方中附桂具有生少火而化气行水的作用,此乃“烈日一照,阴霾自散”是也。

理气治痰

即通畅气机。此法有利于使机体气机壅滞的症状改善,令痰浊自动随气的运行而消散和排除。理气包括宣肺气、理脾气、疏肝气等法。

宣肺气

肺气主宣,宜通不宜壅,壅则肺气郁而生痰。倘若肺气不宣、痰浊内阻,见咳嗽痰多,胸膈胀满之症,宜选桔梗枳壳汤(《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合二陈汤宣肺理气以祛痰,旨取枳壳、桔梗、陈皮宣通肺气,促使肺主气和主治节、通调水道的功能正常发挥,以保持全身的气化功能正常。

金沙国际,理脾气

脾主升运而化精微。若脾胃气滞,升运失调,精微不行,留而化痰,致脘闷痰多,头重身困,可以顺气化痰汤(《时病论》)、平陈汤(《汤头歌诀白话解》)等理气健脾以消痰。其中苍术、陈皮、厚朴、木香等能调畅脾胃气机,令其升降复常,精微运化。

疏肝气

肝主疏泄而恶抑郁,郁则气机不通,水津必随气结而为痰。若见脘胁胀闷痰多,或身起痰核等症,宜选越鞠丸、二陈汤加柴胡、郁金或加香附、白芥子等疏理气以祛痰,方以柴胡、郁金、香附疏肝解郁、调畅气机,促使痰的消散,此所谓“气顺则痰自消”。

降气治痰

是引痰下行的一种治疗方法。因“痰之为物,随气而行,无处不到”。若气机上逆,往往痰随气上而为病。故凡痰在上部的病变可用降气祛痰法治之。降气包括降肝气、降肺气、降胃气等法。

降肝气

若肝郁侮肺,气机不利,津聚成痰,痰搏气结,逆于咽喉,见咽中如有炙脔,吞之不下,咯之不出之症,可投香苏散合半夏厚朴汤加旋覆花、代赭石等理气宣肺、降逆祛痰,旨在痰随气降。

降肺气

肺主宣肃而通调水道,若素有留饮,聚胃关肺,阻碍肺气下降,见上气喘逆,胸痞痰多等症,宜以苏子降气汤、三子养亲汤治之,取苏子、莱菔子降肺气以强攻涎。

降胃气

胃气主降,若中焦痰盛,痰随胃气上逆而致眩晕呕吐,痰涎清稀,宜选小半夏加茯苓汤合泽泻汤,以降逆和胃以祛痰。

临证中,气病生痰有虚实寒热之分,虚则湿运无力,津聚成痰,实则气机壅滞,津停为痰,

“苟气失其清肃而过于热,则津液受邪火煎熬,转为稠浊,或气失其温和而过于寒,则津液因寒积滞,渐至凝结,斯成痰矣”。

因此在治疗的同时,还须按辨证论治的原则,求气之虚实寒热而治之。总之,治痰宜以治气为先,在治气的同时,还须依据痰的性质,选择合适的方药。若治痰与治气二者配伍得当,方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总之,古今医家皆重视痰饮治本的问题,意识到攻伐虽有一时之效,但也流弊不少,何况一旦滥用,正气削弱,难以恢复,患者因此而不起。《临证指南医案》指出:

“古人不究标本,每著消痰之方,立消痰之论甚多。后人遵其法而用之,治之不验,遂有称痰为怪病者矣。不知痰乃病之标,非病之本也。善治者治其所以生痰之源,则不消痰而痰自无矣。”

行气、理气应视为治痰的基础,如严用和指出:

“人之气道贵乎顺,顺则津液流通,决无痰饮之患。”

所以朱丹溪指出:

“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

其中“不治痰而治气”一语,实为治痰之妙谛。

本文由金沙国际发布于中医中药,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治痰而治气,肃肺降逆法的历史演进